对于影视剧项目投资,投资人经常会遇到各种进行份额转让的交易,而这些份额大多是都是倒了好几手的,价格也是远远高于剧集的实际成本。一方面由于缺乏规范化的交易市场,导致剧集投资份额转让的交易定价困难。另一方面,由于剧集投资的收益体现仅依靠合同,并无实际的所有权证明文件,大量的虚假份额转让交易充斥市场。《军师联盟》的扯皮不正是由于确权困难、萝卜章吗?

  赵方方分析,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来看,投资人投拍影视作品相当于“做饭的”,电视台与院线等播出渠道相当于“端饭的”,最终的观众是“吃饭的”。做饭的做得好吃,吃饭的才会爱吃,做饭的、端饭的也会有钱赚;做饭的做得不好吃,吃饭的就会少吃或者不吃,结果是做饭的不赚钱甚至赔钱,但是端饭的照样赚钱,这也正是这几年院线价格飞涨的内在原因。很明显,只要中国电影市场整体的发展态势良好,端饭的一定是旱涝保收,但做饭的就不一定了。

从年初到现在,资本涌进影视行业的规模之大是前所未有的,这与国家政策密不可分,这是社会潮流大势所趋。作为每一个影视人都会因此倍感鼓舞,但从另一个角度去考虑,这么多资金进来,接下来中国影视剧制作量肯定会大增,所生产的影视剧质量是否获得市场认可还是个未知数。若还是没能得到观众的认可,那么这将会极大地损伤资本对行业的信心,如果不把重心放在影视剧项目本身,不回归到好好创作作品本身,最终咽下苦果的还是我们的行业。

无论是从政策稳定性还是从资本对行业趋势研判能力来看,影视文化行业目前都不是资本进入的好时机。

  2009年,“一壹影视文化股权投资基金”在天津核准设立,基金采用有限合伙制方式,总规模5亿元人民币,首期1亿元人民币。其重点,投向国内优秀的电影、电视剧项目。这是国内首只以影视文化产业为主要投资方向的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该基金管理方一壹国际影视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多年的影视剧出品公司,曾投资制作了多部国内热播的影视剧作品。在管理文化股权投资基金的运作以及在资本投资后与投资企业合作的过程中,还有哪些问题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探索?

张珈铭最后透露:深圳市委宣传部领导在给深圳民营影视企业开会时也多次强调,深圳有独特的金融优势,深圳影视项目也是需要大量的资本和基金的支持,影视项目只有插上金融的翅膀,才能飞得更高,更远。所以我们希望能脚踏实地,从导演选拔孵化开始着手,通过深圳的资本与金融平台,合理引进影视合作项目,在深圳市委宣传部的指导与支持下,拍摄更多的深圳制造。

无论是影视公司股权投资还是影视剧项目投资,归根到底都是对内容的投资。影视作品的艺术属性使得其价值很难用标准化模型进行评估。

  外部资本更青睐股权投资

金蔷薇微电影导演大赛发起人张珈铭(资料图)

下图所列为自2017年以来出台的主要监管文件和核心要点。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近来,资本市场对影视行业的估值高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以来为影视设立的基金有25只,规模总计超过307亿,平均单只基金规模约12.28亿。目前影视基金主要分为大而全和小而专两种模式。大而全模式,由实力雄厚的影视公司和投资机构组成,规模庞大。如弘毅影视投资基金,由弘毅投资与SMG旗下尚世影业共同发起,总规模为30亿,专业投资电视剧、电影和少部分股权投资。这个模式是影视公司募集起来的,相当于融资手段。这么大的规模,就要找大的投资方向,包括投资院线、电视剧。它可能是很多方向的投资,比较单元化的组合,很受欢迎。

监管频出、行业稳定性和一致性差

  影视公司乐于以项目(如某部电影)进行融资,而外部资本更青睐股权投资(如影视公司股权),影视业与PE资本的联姻还需要进一步寻找契合点。刘纲表示,“我们对单个项目看得很少,我们更希望通过股权投资的形式投资具体的公司,以获得稳定的投资回报”。在他看来,单部影视剧的风险无疑显得更大,投资可行性更低。

金蔷薇微电影导演大赛发起人、制片人张珈铭坦言:项目难找原因有很多,包括徐峥的《泰囧》,当时融资也非常不容易,很多投资人因为他是第一次导演,都没看好,而赚钱之后,又特别可惜和后悔。所以,投资人或者基金持有人的顾问团队眼光很重要,其中关键因素是因为影视行业没有规范的评估机制,一个项目的成功与否不可控因素又太多。一个项目成功最重要的核心资源就是剧本和导演,比如冯小刚导演、比如徐克导演,他们的项目投资人都愿意投,都敢投,因为是有品牌保障的。

从本质上来看,影视公司的股权投资和影视剧项目投资并不适合无产业背景的资本参与。

  一壹国际影视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创立了国内首只影视文化投资基金,作为国内影视金融的开拓者和领头羊,一壹国际已联合中国电影基金会进行市场化运作,与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等多家权威传媒机构和影视制作单位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导演是艺术创作者,是一个影视剧项目成功的核心,需要有较高的艺术涵养和很好的机遇和平台,所以,我们联合十几家影视公司,希望共同努力将金蔷薇微电影导演大赛打造成中国导演选拔孵化赛事的品牌;让优秀的导演通过我们这个赛事从微电影到院线电影良性的成长。

这种情况下,资本在承担了极大信息不对称和投后难管控的风险后并没有获得匹配的收益回报。这也是资本开始逐渐对影视投资,尤其是影视剧投资保持极为谨慎态度的重要原因。

  从操作性上来看,实现跨界的PE资本,如投资单个项目,将涉及到如何评判项目的投资价值,控制影视剧的市场风险等一系列问题,PE资本实际上相当于从事影视剧业务的制作和发行,这并不是PE资本擅长和喜欢的方式。

资本汹涌而来,也有不少失望而归,他们都问同一个问题:好项目、好制作团队、好剧本,都去哪儿了?对于投资者来说,合适的项目并不多。寻找好项目就更加困难。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好项目难找?如何评价一个项目是不是好项目了?

2015-2016年成立的影视基金目前已经先后进入退出清算期,业绩不佳成为众多投资人对影视投资再难提起兴趣、敬而远之的重要原因之一。

> 相关专题:

  • 私募基金2009

深圳2003年确立文化立市战略,确立以文化定输赢的发展新路径后,2012年又推出立足文化立市、推进文化强市的决议,加上毗邻香港对于影视文化的发展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次扶持新导演计划在深圳市委宣传部的指导下,在深圳文体旅游局的支持下启动的非常成功,所以我们也一直在和一些做资本做金融的朋友在探讨,希望能在深圳搭建一个影视项目和金融资本的敞开式平台,可能是一个影视金融会所,在这个(会所)平台上让好的影视剧项目与金融资本做敞开式的对接,同时希望能让一些想投资影视公司的风投重点扶持几家深圳本土的影视文化企业,如果平台搭建好,将有机会实现影视文化人才资源和资本的完美整合,实现深圳本土影视企业的上市。

不透明导致资本易投难出

  如果一壹影视基金的重点投向是电影、电视剧项目而不是影视公司股权或者院线公司的话,则其操盘人必将面临较大的市场风险,由此导致基金业绩较大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就是风险,做任何投资都会面临风险,关键是如何确认并控制风险,多采取合拍而非独拍将会是不错的选择。

影视文化项目需插上金融的翅膀,才能飞的更高,更远 ly 2014-04-22
15:25:33来源:

骗子太多

  私募基金

从收益率看,几个影视基金承诺的投资回报率,并不输于地产投资。债权投资、股权投资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结构化投资都为影视基金所采用。

2017年以来,监管机构对影视行业从内容、艺人薪酬、网络视听节目审核三个角度进行全方位的监督和重塑。整体来说,目前的监管思路是在文化娱乐与经济效应的基础上,更加重视影视产业的社会效应与思想宣传作用。

  据一壹国际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基金通过运用先进的影视版权价值评估体系、科学的股权投资基金原理,打造中国影视产业的资本航母,通过金融资本对影视产业的投资,推动影视文化向规模化、国际化发展,实现中国文化产业的振兴。

2015-2017年,影视行业可以说是炙手可热,几乎市场上各类型的投资机构都或多或少的参与其中。

  以影视文化产业为投资方向的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国内尚属第一例,而在欧美国家,私募基金早已成为影视业重要的融资途径,并在产业整合、升级过程中发挥了主导作用。记者从基金管理人了解到,我国影视文化产业发展空间大大,但因为缺乏金融资本捧场,资本瓶颈已经成为影响产业及产业内企业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一壹国际希望通过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这种金融工具,来积极推动我国影视文化产业化经营。

下图所示为2017年年初某知名PE机构代为发行的影视基金募集材料中截取的部分拟投项目情况。

韦德国际,  由中影集团投拍的亚运题材电影获得一壹影视文化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基金前期的业务模式主要是通过募集发行基金获得资金,基金再寻找合适的电影项目进行投资并进行分成。中影亚运题材电影的投资规模为4000万元。“现在的电影筹资非常受欢迎,有的已经大幅度提高了投资者的门槛。”业内人士称,通过单个影视剧项目来引入社会资本是影视业内普遍的方式。

而且,对于非产业方的投资人而言,对于行业的政策预判能力较差,很难提前做好风险防范。

  北京惠宇投资有限公司高级投资经理赵方方表示:“影视基金投资一般有两种运作模式,一种是投资公司股权,另一种是投资项目。投资公司大致又包括两种,一种是投资影视制作公司,另一种是投资播出渠道公司。这两者考验的都是投资人对公司价值的判断能力,这是股权投资人的老本行,不用多说。投资项目与之完全不同,基金只是一个外在表现形式,所谓的创新仅仅体现在形式的创新上,真正考验的还是投资人对特定影视项目盈利能力的判断。”

导致价值评估困难风险敞口过大

  “做饭的”、“端饭的”、“吃饭的”

但随着影视类企业IPO受阻、上市公司并购不受鼓励,原本商业计划书中1年估值翻倍、2年成功上市的蓝图均成泡影。

  公司管理团队聚合了国内顶尖的影视营运专家和投资银行家等专业人士,拥有国内一流的影视及金融行业资源整合能力。影视方面,基金管理团队成员先后参与投资、制作的作品包括:《建国大业》、《色戒》、《英雄》、《没完没了》、《甲方乙方》、《头文字D》、《渴望》、《北京人在纽约》、《贞观长歌》、《江山风雨情》、《编辑部的故事》等。

以黄渤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为例,多家投资机构曾收到其融资方案,但是估值报价却相距甚远,而究竟是否是真实的份额也难以明确。退一步讲,即使是真实份额,是否存在一女两嫁的问题也难以核实。

  在深创投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刘纲看来,以电影电视剧产业为首,文化产业中的3D、动漫、演艺演出、以设计为核心的创意产业、传媒出版业等都是非常有潜力的投资领域,他也正在搜罗着这些领域的投资项目。中国的电影电视剧产业此前面临的尴尬是,由于缺乏固定投资,且市场风险较大,影视剧往往都缺乏资金的投入,而金融渠道的支持也非常有限,随着政策的刺激,许多影视剧都纷纷敞开胸怀,寻找着社会资金的进入。

在影视项目投资最为火爆的那几年,投资机构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制作团队及历史作品、是否为IP剧、有无平台预购协议、详细预算表、其他投资方情况、收入测算等,很少有真正去评估一部作品最为核心的剧本的艺术价值。一方面是因为剧本评估专业性要求较高,对于非产业方的投资机构很难具备该等评估能力。另一方面则是影视剧作为意识形态的东西,每个人的理解和感受都不尽相同,很难形成统一的标准,从而导致评估结果的公允性和有效性存在不确定性。

  已成欧美影视业重要融资途径

到了2018年,
偷税漏税、收视率造假、艺人片酬畸高等问题受到国家层面的关注,再加上影视行业剧集播出困难、收入回款慢、资金链紧张等问题,资本迅速退潮。

除了艺术属性和过程风险之外,影视剧行业更是一个依靠口碑和资源吃饭的行业。从码局到拍摄过程中的统筹工作,再到宣传造势和最终播出,每一步都极其依赖资源。但是非产业方的投资人对于主控方资源实力的判断极其浅薄,往往只能浮于表象。非产业方对影视的投资更像是财务投资人,无法真正实现资源共享、互惠互利的合作的价值。

以行业整体水平为例,根据广电总局的统计,近今年我国电视剧投资额和销售额均有明显上升,但是行业整体毛利率却不足10%。而根据搜狐娱乐的报道,2018年8月,广电总局或曾给予下游视频网站影视剧限价的窗口指导意见,要求网络平台购大古装剧单集不得高于800万,现代剧根据演员制作以此递减不得超过单集600万、
400万、 300万。如此一来,影视剧项目的毛利率或将被进一步压缩。

资本的疯狂涌入,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影视这个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发展,但是也造成了整个行业迅速膨胀、各种弊病快速放大的后果。从2017年开始,影视行业就开始进入动荡期,各种监管政策频频出台。

艺术属性和资源游戏

即使能够对剧本进行相对有效的评估,在影视剧整个摄制、剪辑、后期、排挡、宣传、播出的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存在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其中演员的道德风险(如柯震东、范冰冰、高以翔、黄海波等)、制作团队和主演的敬业精神与制作能力(如游族网络的《三体》、Angelababy主演的《孤芳不自赏》)、监管层对内容题材的调控(如限古令等)都是不可忽视的风险敞口。且以上这些风险敞口目前并没有很好的防范和监控手段。下图所列为近年来对于内容题材导向的主要政策。

作者丨卡箩 来源丨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

这种透明度的项目运作方式,使得投资人易进难出,难以获得公允的回报。

对于影视公司股权投资,投后管理相对容易,毕竟手握股权和董事会话语权,还可以用正常的股权投资投后管理方式来处理。但是对于影视剧项目投资而言,大部分的影视剧并不会设立独立的项目公司进行运作,只是开立一个独立项目账户,投资人对整个项目的监管只能通过审核、监督该银行账户的资金进出,并对相关费用发票进行复核,对相关协议进行形式审核等。这种监管实质上形同虚设,有太多种方法可以多报费用、控制收入和回报率,甚至将剧集收入装入其他公司。

影视投资作为上一个风口已经经历过了资本的洗礼,但是在疯狂过后,无论是影视文化产业还是投资人都需要进行思考和沉淀。在现阶段,无论是从价值判断、风险把控、投后管理、投资回报等角度来看,影视行业对于非产业内的资本方而言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标的。但是,随着行业逐渐成熟和监管逐渐完善,影视行业作为一个资金密集型产业还是终将拥抱资本,相信到那时影视已经成长为规范化、透明化、标准化、成熟化的国民经济支柱产业。

2015年电影票房的繁荣,让资本发现了新的风口。各种影视专项基金纷纷成立,无论是期望通过IPO赚得盆满钵满的影视公司股权投资,还是通过作品播出上映实现回款的影视剧项目投资,都成为这些基金的投资标的。

版权交易无规范化市场

各色电影、电视剧、网大、网剧、综艺节目、演唱会的项目策划书、各种制作精良的影视公司融资计划书在各个投资群里疯狂的流转。

资本一窝蜂涌入、基金退出期将近

对于投资而言,最担心的系统性风险就是政策转向,这将导致行业性大调整。虽然监管趋严对于影视文化行业长远发展是十分有利的,但是对于资本而言,政策稳定性和一致性差将带来极其负面的短期影响,在无法摸清政策导向的情况下,资本还是抱持这观望态度。

投后管理障碍多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