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玩具总动员4》快速破亿的票房、居高不下的口碑,让人们再度看到了电影续作的魅力。当前,续作电影已经成为了电影市场的主流2018年全球票房排行榜前二十的电影就有一半是续作,2017年全球票房前十的电影中续作数量高达七部。

  6月21日,吉卜力2001年出品、宫崎骏执导的《千与千寻》与迪士尼皮克斯经典IP续集《玩具总动员4》两部动画片同一天在国内上映。但没有料到,这次与北美同步上映的最新动画续作成绩却被18年前的日式动画旧作吊打。
  截至发稿前,《玩具总动员4》在内地市场票房成绩为9840万元,而《千与千寻》已达2.10亿元。同时,《千与千寻》的排片占比达30.8%,而《玩具总动员4》只有16.3%,前者4.1%的上座率也高于后者的3.1%,这一数据也可以看出市场对于《千与千寻》的偏爱。而在北美市场,口碑一直居高不下的《玩具总动员4》票房已经突破1.1亿美元,但在内地影市首周末票房仅是北美同期的1/9。如今,两部动画大片同时上映,为何成绩相差如此悬殊?新京报专访专家院线,共同探索市场背后秘密。

两部动画片同日上映,票房与排片占比均相差两倍,新京报采访院线专家揭秘《千与千寻》为何票房碾轧《玩具总动员4》?

  《玩具总动员4》电影海报

  败在起跑线

6月21日,吉卜力2001年出品、宫崎骏执导的《千与千寻》与迪士尼皮克斯经典IP续集《玩具总动员4》两部动画片同一天在国内上映。但没有料到,这次与北美同步上映的最新动画续作成绩却被18年前的日式动画旧作吊打。

  续作电影是当前影视行业屡试不爽的生产模式,也是电影市场走向成熟的一种标志。不论是从需求端还是供给端来看,拍摄续作电影都是种健康的状况和体系,片方可以减少宣传费用、减少团队配合的时间成本、降低电影的投资风险,又能借助前作的票房与口碑所建立的粉丝经济,进而形成更具市场号召力的品牌效应。

  事实上,《玩具总动员》系列在中国内地的票房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2010年在国内上映的《玩具总动员3》的票房成绩1.17亿,都未能进入上映当年的票房前25名。

截至发稿前,《玩具总动员4》在内地市场票房成绩为9840万元,而《千与千寻》已达2.10亿元。同时,《千与千寻》的排片占比达30.8%,而《玩具总动员4》只有16.3%,前者4.1%的上座率也高于后者的3.1%,这一数据也可以看出市场对于《千与千寻》的偏爱。而在北美市场,口碑一直居高不下的《玩具总动员4》票房已经突破1.1亿美元,但在内地影市首周末票房仅是北美同期的1/9。如今,两部动画大片同时上映,为何成绩相差如此悬殊?新京报专访专家院线,共同探索市场背后秘密。

  当然,要把续作电影拍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既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有急功近利狗尾续貂。今天,青年君就来和大家一同探讨,怎样才能拍出一部优秀的电影续作。

  反观《千与千寻》,不但是至今为止唯一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的非英语动画影片,同时还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并创下了日本影史的最高票房纪录。可以说,无论口碑还是质量上,《千与千寻》先天上就胜出《玩具总动员》系列一筹。

败在起跑线

  原作电影可以拍摄续作

  文化认同感很加分

事实上,《玩具总动员》系列在中国内地的票房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2010年在国内上映的《玩具总动员3》的票房成绩1.17亿,都未能进入上映当年的票房前25名。

  这里的可以并不是指技术层面,而是原作电影确实值得拍摄续作,至少存在出续作的可能性。这是片方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不能仅仅因为看到了前作的成功就想着拍摄续作。如果只是单纯为了经济利益、不顾艺术规律强续尬续,后果往往是非但票房不达预期,整个系列的口碑也有可能受损。

  《玩具总动员》第一部上映于1995年,距今已经24年,对不少中国年轻影迷来说,IP效应大打折扣,几乎谈不上怀旧情怀。票房分析师罗天文告诉新京报记者,《玩具总动员》对于内地出生于2010年后的低龄观众来说,IP知名度远不如《驯龙高手》、《神偷奶爸》、《功夫熊猫》等动画片,因此也导致《玩具总动员4》在内地整体收割的群众基础有限。而《千与千寻》能够触达的观众则要大得多,大家多年宣称的还一张电影票给宫崎骏也直戳情怀点。

反观《千与千寻》,不但是至今为止唯一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的非英语动画影片,同时还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并创下了日本影史的最高票房纪录。可以说,无论口碑还是质量上,《千与千寻》先天上就胜出《玩具总动员》系列一筹。

  把握好原作与续作的同与异

  从事多年院线工作的院线经理李玉霖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实上两部影片的表现背后也可以看出影片内部蕴含的文化认同,这几天影院来了很多宫崎骏的粉丝,尽管大家可能都看了很多遍这部作品,但都认为银幕的体验还是不同。他说,日本漫画与中国观众的距离天然要比好莱坞动画来得更近,而影片中的龙、神明、魔咒等东方元素对于亚洲国家来说,也可谓是有相通的文化认同:也有影迷会把这次观影看成一次对于人生经历的回顾与认识,这也就是《千与千寻》为何可以老少通吃的原因。从动画产业上来看,皮克斯被内地观众所关注的时间并没有日本动漫时间来得长。当日漫几乎占据每个80后、90后的童年回忆时,皮克斯才在2003年以一部《海底总动员》打入内地。

文化认同感很加分

  续作电影在某种意义上讲是粉丝经济的产物,其最主要的目标人群是被前作所吸引聚集的影迷,这也决定了续作的主题、风格、人物等要素都应与前作保持一致,这样才能与观众产生最大共鸣,契合原来所吸引的观众的口味。

  电影市场专家蒋勇提到,国人对IP情感是不同的,1995年首次出现在大银幕上的牛仔胡迪、巴斯光年等角色,开创了北美动画电影的3D时代,皮克斯被誉为全球最好的动画公司;但同时国内20世纪80-90年代正是日本动画风靡时期,从《铁臂阿童木》到《美少女战士》、《灌篮高手》等,日本动画在大部分80后、90后记忆里烙下痕迹,由此看来,当时皮克斯的光环,并没有真正照进国内。

《玩具总动员》第一部上映于1995年,距今已经24年,对不少中国年轻影迷来说,IP效应大打折扣,几乎谈不上怀旧情怀。票房分析师罗天文告诉新京报记者,“《玩具总动员》对于内地出生于2010年后的低龄观众来说,IP知名度远不如《驯龙高手》、《神偷奶爸》、《功夫熊猫》等动画片,因此也导致《玩具总动员4》在内地整体收割的群众基础有限。而《千与千寻》能够触达的观众则要大得多,大家多年宣称的‘还一张电影票给宫崎骏’也直戳情怀点。”

  当然,求同并不代表创作者就可以偷懒,在这些元素保持一致的同时,还要对它们充分吸收并有所延展,展现出一个与原作完美结合但又有自己风格的故事世界。续作电影如果只是亦步亦趋地跟随前作、照搬已有模式,那么多半会事与愿违。

  两片数据

从事多年院线工作的院线经理李玉霖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实上两部影片的表现背后也可以看出影片内部蕴含的文化认同,“这几天影院来了很多宫崎骏的粉丝,尽管大家可能都看了很多遍这部作品,但都认为银幕的体验还是不同。”他说,日本漫画与中国观众的距离天然要比好莱坞动画来得更近,而影片中的龙、神明、魔咒等东方元素对于亚洲国家来说,也可谓是有相通的文化认同:“也有影迷会把这次观影看成一次对于人生经历的回顾与认识,这也就是《千与千寻》为何可以‘老少通吃’的原因。”从动画产业上来看,皮克斯被内地观众所关注的时间并没有日本动漫时间来得长。当日漫几乎占据每个80后、90后的童年回忆时,皮克斯才在2003年以一部《海底总动员》打入内地。

  因此,续集电影必须有所突破,让观众感到熟悉的同时又有些陌生,打破原有的审美期待藩篱,在陌生与熟悉两种感觉交织的过程中获取更多意想不到的观影体验。

  《玩具总动员4》

电影市场专家蒋勇提到,国人对IP情感是不同的,1995年首次出现在大银幕上的牛仔胡迪、巴斯光年等角色,开创了北美动画电影的3D时代,皮克斯被誉为全球最好的动画公司;但同时国内20世纪80-90年代正是日本动画风靡时期,从《铁臂阿童木》到《美少女战士》、《灌篮高手》等,日本动画在大部分80后、90后记忆里烙下痕迹,由此看来,当时皮克斯的光环,并没有真正照进国内。

  内容上和主题上都应有所扩展

  电影预售票房510万、排片占比16.3%、豆瓣评分9分、首日票房1786万、至今累积票房9840万元

两片数据

  虽然原作确实是心头好,但如果续作只是换汤不换药,那观众为什么不干脆把原作再看一遍?这样的问题尤其多发于动作电影的续作中,肉搏、枪战、飞车、爆破等等过度模式化的动作场面让观影过程味如嚼蜡。比如《变形金刚》系列每部电影套路高度相似,前半是乏善可陈的文戏、后半是简单粗暴的武戏,同样的模式拍到了第五部,口碑和票房自然一落千丈。

  《千与千寻》

《玩具总动员4》

  《玩具总动员4》的故事发生地之一游乐园

  电影预售票房1621万、排片占比30.8%、豆瓣评分9.3分、首日票房5402万、至今累积票房2.10亿元。

电影预售票房510万、排片占比16.3%、豆瓣评分9分、首日票房1786万、至今累积票房9840万元

  正面的例子有文章开头提到的《玩具总动员》,四部的视野逐渐放宽,从主人公家里、玩具城、托儿所一直到游乐园嘉年华,不同的地点有不同的状况,就能讲述更多不同的故事;

  (数据截至2019年6月24日18点)

《千与千寻》

  《驯龙高手3》中,伯克岛居民与龙告别

电影预售票房1621万、排片占比30.8%、豆瓣评分9.3分、首日票房5402万、至今累积票房2.10亿元。

韦德国际,  好莱坞另一个动画系列《驯龙高手》在主题深化方面做得可圈可点,从第一部的与龙对抗,到第二部的与龙并肩,最后一部为龙而战并最终将所有的龙放归自然,随着伯克岛上居民观念的不断转变,影迷也能感受到影片主创们对于人与自然关系更加深入的理解。

(数据截至2019年6月24日18点)

  人物的刻画应该更加深入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既然内容和主题有了更新,那么人物在故事的推进过程中也必然要有所成长,主创也应该赋予角色更多的特质,毕竟,角色的喜怒哀乐能让观众共情,他们在影片中走过的旅程也是观众想看的。

  胡迪最后选择与牧羊女一起留在游乐园

  《玩具总动员4》中的胡迪,明知主人已不再需要自己,还愿意用他的发音盒,去换取主人珍视的叉叉,并在最后做出决定,在更广阔的地方实现自己的价值;

  《蝙蝠侠:黑暗骑士》里布鲁斯没能救下瑞秋

  在诺兰执导的黑暗骑士三部曲中,《蝙蝠侠:黑暗骑士》(系列第二部)里布鲁斯韦恩做了一次错误的决定,知道了蝙蝠侠也有力不能及的事,并最终选择成为黑暗骑士。

  主要元素一脉相承

  观众之所以偏爱续作,最重要的原因是信任感可以是来自原作的场景、情节、主题、人物等等。将它们延续下来,续作才会吸引观众再次走进电影院。

  《博物馆奇妙夜3》剧照

  作为《博物馆奇妙夜》最亮眼的创意,众多历史人物和动物在晚上复活是让电影成功的关键。在后两部续作中,这一模式得到了很好地延续,观众在观影过程中,都能跟随着拉里达利一同展开奇妙探险。

  反面教材则是上世纪末的《生死时速》,续作直接更换了在原作中大放异彩的男一号基努里维斯,这也成为了续作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

  有还原或致敬前作的小细节

  细微之处见真章。既然刚才说到续作中还是要有与原作一致的地方,而通过一些细节的设置,往往能让观众联系到原作从而激起观众情怀,记起那份在看原作时收获的感动。

  《驯龙高手》剧照

  比如《驯龙高手》系列动画里,贯穿着小嗝嗝对没牙仔的摸头杀;

  《银翼杀手2049》剧照

  比如《银翼杀手2049》里,K行走在沙漠里的画面正是原作《银翼杀手》开头复制人接受VK测试时的场景;

  比如《玩具总动员4》里,胡迪告诉叉叉:你是玩具!不禁让人联想起第一部中,他对巴斯光年说过的类似的话。

  可以看到,异与同、变与不变、延续与创新的辩证关系是关乎一部续作电影是否成功的关键所在;况且,市场在进步,时代在变化,观众的审美与观影口味也会随之改变。满足当下观众的需求和标准、准确把握市场方向,才能够在愈发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长期占有一席之地。

  看到这里,也许有的读者已经发现,上文所举的例子无论正面或是反面都是外国的电影。其原因在于,近几年来,与好莱坞各种续作电影大行其道的情形不同,国产的续作电影还没有成为市场的中流砥柱。综合口碑和票房,目前看来只有诸如《绣春刀II:修罗战场》《战狼2》和《唐人街探案2》等少数电影可以称之为优秀的续作。

  那么,国内续作电影的运作还不太成熟的原因在哪?

  好莱坞电影市场发展已久,已经沉淀下来许多可供开发拓展的IP,比如世纪初的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延续的是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星球大战的IP;2015年上映的《侏罗纪世界》,则是1993年《侏罗纪公园》的续作。中国电影市场正处在高速成长期,新想法、新题材层出不穷,各大影视公司也都处在开疆拓土的阶段手头上的资源还在积累、也不够成熟,可以拍摄的续作数量自然也就更少;

  国内缺少拍摄续作的熟练工种。一个电影IP在发展成熟期间,总要有那么一两位关键人物为其掌舵,比如异形系列电影的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玩具总动员系列的导演李安魁克。而续集在内地则还未形成传统,很多有强大市场号召力的导演并不善于拍摄续集,年轻一辈的导演在技法上也还需要磨练,市场敏锐度也较差,把控一个IP的成长成熟对他们来说难度太大。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好的IP更不可能一蹴而就。随着市场的日臻成熟,相信中国电影也会迎来属于自己的续作潮。对国产电影续作而言,除了找到找到变与不变、延续与创新的平衡点之外,更重要的在于要继续保有工匠精神,精心打造具有中华文化特色的电影IP,如此才能提升中国电影的品质和国际竞争力。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