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刚才。去厕所放大,放完了发现没纸了。手机没带身上,纸篓里的纸看起来都没法再次利用。我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大家是怎么处理了,反正我是用卷纸用光后剩下的那个硬纸筒,揉软了撕开来用,那个难受啊
gc是解决后,起身穿好裤子,回头准备按下冲水按钮时,看到槑槑马桶上放着一卷完好的卷纸

生活中的我是个不修边幅的人,做事也是不拘小节。最尴尬的事就是就是常常去卫生间痛快淋漓之后,才发现忘了带卫生纸,这在别的家庭是轻易不会发生的。可因我是单身,忘记买卫生纸也是偶尔会有的,但必竟是在家里,总可以蹭着移动出卫生间去找纸,实在找不到纸也总可以找到解决办法的。可这要是发生在外面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因为除了收费的公厕外,免费的公厕大多是不会准备卫生纸的,收费的他更没有。而在西方国家这是无法令人相信的,除非纸价象石油价格那样飞涨而不得不考虑是否对卫生纸收费进行讨论,但类似这种问题的讨论期又会是旷日持久的,所以在他们的有生之年都不用耽心没的纸用。这怕是中国和西方的又一明显差别了。中国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很少有人性化的设计,更多的是突然给你兽性化的惊呆,也许这是当初设计者故意设的一个局,为了看到你那尴尬的一幕,没准在你不注意的地方会有一针孔摄象机对准你拍个不停呢,如果你是个扔在人堆里没人注意的人,那你大可不必担心了,但你要是名人那非要小心不可,最好随身带个折叠式卫生间比较好,这样就偷拍不到你了。而其实公共卫生间不准备免费卫生纸还有一重要原因,这就是国人的素质实在是令人汗颜,顺手牵羊的习惯如果没有根本性的改变,怕是没人愿冒这个放一卷丢一卷的险。因为据国内一家权威卫生纸使用情况调查机构的调查结果显示,国内公共场所免费卫生纸的的丢失率在90%以上。当然在首都机场这样有身份的人才能出入的卫生间是决不会有丢失的。这个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打保票,所以去首都机场你可以不带卫生纸。
我上网的网吧也是不给你准备卫生纸的地方,在这里如果你不随身带卫生纸有时会是场灾难,列位听好了。这里甚至也不代卖卫生纸,而这里的老板上网费的收取会精确到角分,估计你向他要免费的卫生纸是绝对不会有结果的。所以我每次去上网之前都会在家里准备好卫生纸以备临时之需。
有一次,出来的急,快到网吧门口时才想起纸忘带了,心里很懊恼,忽然耳边传来卫生纸的叫卖声,这真是正愁没有招天上掉下个粘豆包,只见一辆满载卫生纸的倒骑驴三轮车慢慢驶过来,一手钱一手货,整卷卫生纸扔在免费的方便袋里,提着它我就走进了网吧。
果然,因为晚上吃的太多,没上多久肚子就提示我该去释放一些东西了。网吧的卫生间里分男女两间,说是男女两间,只是简单的用装饰塑料板隔开成两部分,而用料之省竟到了下面虽看不到上面却是同一片棚顶能互通的地步。两边的便溺声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好在不是什么美妙的音乐,人们倒也习以为常了。
我刚蹲下,耳边分明听到一个低低的女孩子的声音从那边飞过来:“大哥,有卫生巾吗?”,我吓的差点没坐在便盆上,半天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错了,我问你有没有卫生纸”,原来真是那边有人说话,“噢,带了带了”,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也和我一样是个小马虎。“快从上面给我扔过来”,这回听的更明白了,我忙胡乱的从那卷纸上扯了一些,猫腰提着裤子站起来扔了过去。“不够啊,再扔”,我晕了,心想你动物啊,要那么多啊,“那么多还不够啊”,我嘟哝着,“你,你知道什么啊,我,我那样了”,“哪样啊?”我迷胡了,“你是真不明白还是明知故问啊,回家问你老婆去”,她不高兴了,我忽然醒悟,禁不住哑然失笑,“还笑我,你快点”,我留下自已用的余下的全都给她扔了过去,“你乍不带卫生巾呢?”,我忘了男女有别了,“废话,有那个我还和你要卫生纸啊,再说这不提前了吗,平时没事我带那玩艺干吗”,我无语。我方便完了,她在那边还没弄完呢
,估计是用卫生巾用惯了这个他弄不好的原因,听到我这边抽水马桶放水的声音,她那边急了:“你先别走啊”,“又怎么了?”,“等我完事出去你才能出去,要不一会我出来你准会看到我,那我多难堪啊,你要是再和别人白话我那我以后还乍在这个网吧上网啊?”,我来气了,心想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刚要发作,可转念一想,也是啊,她必竟是女孩子,如果真的让我知道她是谁,真的会无地自容了,“好吧,你快点!”,我捂着鼻子,等她那边完成了全部动作,走出去,临走扔给我一句话:“你数20个数再出来,等我坐到机子上”,太过份了,这叫什么人啊,我数到19实在是忍不住了,撞门冲了出来,由于声音太大,满屋子的人都抬起头吃惊的看着我,当然了也包括她,现在好了,我刚才看到了她的笑话,现在轮到她看我的笑话了,而最可笑的是她认得我,我却不知道谁是她……

是夜。

  • -! 果断脱下裤子重新差屁股

“噔噔”,宿舍门响了两声,

今天在网吧上网,就在刚才,一个女的抱着孩子气势汹汹的走进来,把孩子放在一正在happy游戏中的男子的桌子上,转身就走,孩子开始哇哇大哭。男人起身抱起孩子,可是那孩子还是一直哭,整个网吧的人都笑了,那人哄了半天没办法,起来退了机子,追孩子他妈去了。。。。。。这个,由于事情来的太快了,来不及拍照…..

“谁呀”,

老狗赶紧合上电脑,穿好裤子。“噔噔噔”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这次略微急促,老狗极不情愿的起身去开门。门外的奇台看到开门的人是老狗,眼里掠过一道欣喜。

“擦,你不是回你亲戚家了么”?

“我..我..人家睡不着”。

“宿舍其他人呢”?

“都上网吧儿了”

韦德国际,“那你怎么不去呢”

“我不爱上网吧儿”。

“哦…”。

其实奇台早就知道老狗没去网吧。所以他专门出去兜了一圈儿又回到了宿舍。

“行了,快睡觉吧”

老狗爬到了上铺,准备继续刚刚未完成的事情。

关了灯。

“老狗,咱们喧会儿荒吧“,

“喧你奶奶个孙子,快睡觉”!

老狗不能看着电脑来了,只能躺在床上靠脑子里想象继续,现在脑子里的画面又被奇台打断离,很是懊恼。奇台纳闷了,为什么白天他放《需要人陪》的时候老狗紧接着就放了《火力全开》?难道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老狗连续两次被打断,兴致下去不少,只得再一次穿好裤子准备下去找根烟抽,找来找去也没找见。

“别找了,我这有”。

“你不抽烟咋还揣着烟呢”。

“我喜欢的人抽,我得备着”。

奇台娇羞的回答,脸上泛起了红晕,不过太黑老狗没看见。一根烟很快就被老狗吸没了,感觉没过瘾,就问奇台还有没。

“现在是欢乐时光,你可以再抽一根,不过…只能在我床上抽…”

“擦,真费劲”

老狗上了奇台的床,两个人离得近了,奇台感觉心跳的很快,呼吸也变得急促了。奇台呆呆地看着老狗抽烟的侧脸,那一个瞬间他仿佛看到了思念永远。体内荷尔蒙的冲撞让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在老狗的脸上飞快的舔了一下然后赶紧把头蒙进了被子里。老狗吃了一惊,他哪儿受得了这个,刚才那股劲儿噌的一下又被撩拨起来了,一把掀开了奇台的被窝,也顾不得被气流带起的阵阵脚臭,狠狠地吻了下去…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