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有一项目,需要租船在水上呆三天,做监测观测,我就租了同学家里的一条渔船。同学妹妹特调皮,悄悄的跟着上了船,当我发现她的时候船已经离岸很远,不可能将他送回去,只好给同学发了个短信:“你的妹妹在我们船上,我会好好的照顾她,让她开心,你放心吧!”

上次发表过的《水猴》,不停地有朋友问我,水里真的有这种生物吗?这么可怕?甚至还真有找到的,给我发图片发视频,我只有无奈的苦笑——是我们人类的知识,太有限了!其实,大海里有很多很恐怖不可思议的生物,水猴还不是最可怕的。我最最最害怕的,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留下深深阴影的,是船虱。

萤火虫之墓。宫崎骏的动画片。很高明的用对比式来更有煽动力地呈现出战乱的日本。哥哥和妹妹越懂事可爱,你就越难以割舍。心里莫名其妙的内疚很久,悔恨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不在那时候的现场。如果自己在,一定要收养了这哥妹俩让他们永远幸福远离一切灾难,或者最不济也把自己想象成哥哥,一定更有能力照顾好妹妹让妹妹幸福健康……母爱父爱都满溢得无以复加。

第三天,船刚回岸边,我同学,猛地跳上了船,揪起了我的衣服:“我妹妹呢?你把她怎么了!”“她偷偷上了船我到地方才发现……”“那你们没干别的?”“我能干什么?”我有些吃惊,“我们是多年朋友,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再说船上还有不少人呢。”“那你为什么和我开这种玩笑?”说着他把自己的手机给了我。原来我打错了一个字,发的是:“你的妹妹在我们床上,我们会好好的照顾她,让她开心的,你放心吧!”哎,这该死的拼音输入法……

船虱?顾名思义,难道是船上的虱子?其实这个船虱,跟船有关系,跟虱子却毫无关系,只是航海的水手约定俗成的叫法罢了。遭遇船虱的那一年,我还小,只有十二岁,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惊恐的一幕,依然在我心底深深的烙印着,甚至,在我四十岁之前,我都没有胆量再坐过船!

妹妹死了。窑洞前到处是她昔日玩闹的开心画面。……只剩下哥哥一个人。孤单的一个人。与整个世界都没有太大关系……

熟悉我家庭情况的朋友都知道,我从小爸妈都是两地分居的,爸爸在我十四岁前,一直在大连工作,妈妈带着我和妹妹在郑州。十二岁那年的暑假,妈妈和妹妹要在家照顾生病的姥姥,刚好有同事要去大连,就带着我过去了。我自己也没想到,这个暑假,竟然过的如此的丰富多彩,又惊心动魄!

那种熟悉的孤独感,很不好受。

到了大连见到了爸爸不久,还没等怎么在大连玩呢,爸爸就要和一个小董叔叔一起出差,去烟台。小董叔叔戴个眼镜,白白净净的,前年才到的厂里,一直给我爸爸当工程师助理。小董叔叔主动说,带着小强吧,我可以照顾他,到了烟台让他在旅社里等着我们,没事的,放在厂里谁照顾也不放心。爸爸同意了,我心里很高兴,和爸爸与小董叔叔搭上了大连到烟台的船,我还记得很清楚,那是艘白色的大船,叫海鸥号。

韦德国际,大三时一堂电影赏析课上,代班老师决定临时讲诗歌来稳定军心。他说:送孟浩然之广陵的诗里“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中为什么用“孤”?难道说长江上只有一艘船?怎么理解?……那是因为你只关心你的朋友,只关心朋友站在船上的那个具体位置。你的眼里只有他,即使满长江都是船,你的眼里只有这一条船,即使船已离去,你也一直眺望那个遥远的方向。

上船的时候,船还在岸边,没有起航,我看见一个船长摸样的人,指挥着很多水手,正在船两侧用力的擦拭。我好奇的去问,船长叔叔,他们是在擦什么啊?船长看了看我,笑着说,他们是要擦船虱啊,把船虱擦下来,咱们这次的航行才能顺利。我说,什么是船虱呢?船长做出一种恐怖的表情,说回头告诉你,很吓人的东西,害怕吓到你。这时候爸爸和小董叔叔已经过来了,拉着我登了船。

整个世界都跟你没有太大关系……

我们是住在三层上的一个标准间,可以看到海景。船上分三层,大概有几百个房间,一楼有餐厅,歌舞厅,还有个很大的船舱,卖的是坐票,挤了不少人。和爸爸以及小董叔叔一起到餐厅吃完了饭,爸爸和小董叔叔有事要回房间商量,我就要求自己在船上逛逛,爸爸交代了声一个小时内回房间睡觉,就和小董叔叔先回去了。

我逛到了歌舞厅,歌舞厅里正放着那首很流行的《太阳岛上》,很多旅客跳着交谊舞。我突然看到一个桌子边,上船时见到的那位船长正在一个人喝着酒,就走了过去,好奇的问,船长叔叔,您能告诉我,什么是船虱吗?

船长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呵呵笑着说,你这个小家伙,还很好奇啊。然后换上一副很正经很认真的表情,说,船虱啊,就是船上丧生的人们的幽灵,在船上攀附着不肯走,如果船虱太多,阴气太重,会把船搞沉的!所以我们要好好擦洗,不让船上有船虱的存在,要不航行中很容易出事!我又问,那船虱是什么样子呢?这个船长也很逗,马上换了一副很恐怖的样子,说听说是只有头和脖子,有两个手,没有其他部位,像是个蜘蛛一样,不过没有人真正见过,因为见过船虱的人,都已经死啦!

我缩了缩头,说,这么可怕啊!船长突然又好奇的问我,说跟你一起的那两个人,都是谁啊?我说,中年那个戴眼镜的,是我的爸爸,年轻那个戴眼镜的,是我爸爸的同事小董叔叔。怎么了,你认识他们?船长摇了摇头,说你那位小董叔叔,去年在我们另外一艘船海豹号上,出过事。他的女朋友跳海自杀了。他俩一起上的船,他后来报告船上的人,说女朋友不见了。好好的年轻人,他说他们是吵了一架,女朋友要在甲板上透透气,就失踪了,他在船上怎么找也没找到,估计是跳海自杀了,尸体到现在也没见!这个事报纸上都报导了,有他的照片,我印象很深,所以认出来了。现在的年轻人啊,吵个架都自杀,我和老婆经常在家打,也没见她自杀过!

我的心里没来由的很沉重。那个经常给我买糖吃,经常唱歌给我听的小董叔叔,原来还有这么一个黑暗的过去!我幼小的心灵,还想不了太多的东西,看着时间也不早,该回去了,就告辞船长,回到了我们的房间。

回到房间,爸爸和小董叔叔已经聊完工作的事情了,正在谈天。看见我进来,小董叔叔说,田工,这会还早,我带小强去甲板上吹吹风吧,您先休息。爸爸答应了一声,我就兴高采烈的跟小董叔叔出来继续逛,这是年少的我第一次的航行经验,不睡都可以!

小董叔叔带我上了甲板。我知道,他是又想给我唱歌听了。那个时候,没有卡拉OK,没有那么多的业余生活,小董叔叔想放开歌喉,也只有找我这个听众——唱给我爸听,他也不好意思。果不其然,到了甲板上,小董叔叔就说,小强,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我当然要鼓掌,说好啊好啊。小董叔叔的歌喉,说实话还是很不错的,先是一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又是一首《我的中国心》,唱的都是声情并茂,回味悠长。要是放到现在,小董叔叔的水平,都可以参选快男了,我哪里能想到,这天晚上,竟然是我最后一次听小董叔叔唱歌!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