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所拥有的庞大用户基数,竖屏影视的诞生,是商业噱头还是未来的创作趋势?从整体环境来看,5G技术逐步普及,移动端视频消费被视为下一个风口,无论短视频、影视综艺创作,无疑都会受到影响。但回到艺术创作来看,把手机竖起来看剧,是昙花一现还是新的发展趋势?只有优质作品才是最有力的回应。

是噱头还是趋向,考验创作者的定力与气魄

把镜头竖起来,视野变窄,创意变宽

近期,一些严肃创作也涉水竖屏影视蓝海。某国产手机品牌约请海内外影展崭露头角的青年导演蔡成杰,推出竖屏微电影《悟空》,就讲述了山里娃自小酷爱孙悟空,为了进城看一场《大闹天宫》电影,他用钢笔换了电影票,一路翻山越岭进城完成幻想的故事。虽然电影全程用手机拍摄,时长不过八分钟,又带着手机品牌的商业宣传背景,但并无妨碍竖屏创作带给观众的冲击。影片中,传统宽银幕的构图逻辑被突破,大量面部、日常物品的特写,取代了中远景关于环境的表达和氛围的渲染。

短视频UGC(用户原创内容)市场如火如荼的当下,影视创作也不甘落后。继视频平台推出两部竖屏系列微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和《导演对我下手了》之后,一部国产手机品牌邀请专业电影导演拍摄的竖屏微电影《悟空》,近期也在社交网络热转。紧随其后,电影《直播攻略》则以横屏、竖屏两个版本在视频网站同时推出,逾90分钟的时长意图突破横屏观赏的习惯。

当然,面对重生事物,业内外也并不是分歧叫好。

  通信技术的升级与消费场景的迁移,内容生产出现新的创新,但能否沉淀成为一种固定的娱乐消费样式、甚至艺术门类,有待时间的考量。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产品迭代速度远超过去,在这种新陈代谢之中,既需要专业影视人有不为迎合新生事物而匆忙上马的定力眼下一些竖屏影视与短视频无异,通篇人物大头与半身画面,简单粗暴,而作为电视剧集,集与集之间更是缺少连贯性;同时也需要他们打破传统创作思维定势的魄力,创新拍摄手段,来建构属于竖屏的全新创作逻辑。此前也有导演使用手机拍摄微电影,但很快观众发现是借助外接镜头等专业设备完成的,因而无论镜头语言,都不能带来新的冲击。

视频网站率先以跨界思想,推出相似短视频碎片化的影视作品。继聚焦社会热点话题的轻喜剧《生活对我下手了》之后,某视频网站继续推出《导演对我下手了》吐槽目前影视剧里惯常呈现的俗套情节,引发观众热烈的互动讨论。此外也有打通长片创作与竖屏思想的:竖屏电影《直播攻略》以直播视角展开,从故事情节上照应过去用户竖屏消费的产品。这些作品以文娱搞笑内容为多,更契合“网生代”的欣赏需求。

  有从业者从人的生理构造上对竖屏影视提出异议,认为横屏并非从影像消费的历史沿袭,尤其是电视、电脑屏幕逐步向16∶9的宽屏比例发展,这是因为人眼视度所决定的,人眼的水平视角远高于垂直视角。有导演认为竖屏视野的狭小无法避免余光干扰,这也就意味着观众注意力无法长时间集中,而这也令竖屏影视剧目前尚无法摆脱短视频思维,多主打轻内容、轻制作,缺少现象级优质作品诞生。

相比于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所具有的庞大用户基数,竖屏影视的降生,是商业噱头还是将来的创作趋向?从整体环境来看,5G技术逐渐提高,手机端视频消费被视为下一个风口,无论短视频、影视综艺创作,无疑都会遭到影响。但回到艺术创作来看,把手机竖起来看剧,是稍纵即逝还是新的开展趋向?只要优质作品才是最有力的回应。

是噱头还是趋势,考验创作者的定力与魄力

随着手机端文娱消费的提高,用手机看剧刷视频,正逐渐取代观众关于电视与电脑的依赖。乘一班地铁,总能发现几个捧着手机带着耳机看剧的年轻人。认真察看,简直一切人是把手机横过来观看的。像刷抖音、快手一样竖起来看电影电视剧,关于很多人还是并未有过的体验。

  当然,面对新生事物,业内外也并不是一致叫好。

《悟空》《导演对我下手了》

  如果是竖屏,观众仍然能一眼辨认出这是一部电影吗?蔡成杰的发问找到了关键究其根本,正如他所言,要在美学层面建立起能够区别于所谓快消影像的专业电影气质,只有做到这一点,或许才能真正驶向竖屏影视的类型探索正轨。

韦德国际,“假如是竖屏,观众依然能一眼识别出‘这是一部电影’吗?”蔡成杰的提问找到了关键——究其基本,正如他所言,要在美学层面树立起可以区别于所谓“快消影像”的专业电影气质,只要做到这一点,或许才干真正驶向竖屏影视的类型探究正轨。

  随着移动端娱乐消费的普及,用手机看剧刷视频,正逐步取代观众对于电视与电脑的依赖。乘一班地铁,总能发现几个捧着手机带着耳机看剧的年轻人。仔细观察,几乎所有人是把手机横过来观看的。像刷抖音、快手一样竖起来看电影电视剧,对于很多人还是并未有过的体验。

蔡成杰以为,并非大机器拍出的镜头才有“电影感”,反而大机器拍不到的画面成为电影的绝对主角。于是有了土沿上的昆虫、雨后的蜥蜴、被雨打湿的闹钟等大量微视角的蒙太奇镜头,营造年代感之余,也暗含各种隐喻。这些充沛调动起网友解读故事的热情,比方钢笔代表着学问,电影票代表着幻想,在树林被毒蛇咬伤是为幻想斗争路上遭遇的艰难。而男孩在城里与摆摊父母的重逢,对孙悟空的执着得到父母的了解,固然超越了理想时间逻辑,却让“和解”来得更有力气。有影迷在看到个体为追逐幻想而阅历的“九九八十一难”的根底上,以至将其解读为一部中国民营企业的斗争史。

  近期,一些严肃创作也涉水竖屏影视蓝海。某国产手机品牌邀请海内外影展崭露头角的青年导演蔡成杰,推出竖屏微电影《悟空》,就讲述了山里娃自小热爱孙悟空,为了进城看一场《大闹天宫》电影,他用钢笔换了电影票,一路跋山涉水进城实现梦想的故事。尽管电影全程用手机拍摄,时长不过八分钟,又带着手机品牌的商业宣传背景,但并不妨碍竖屏创作带给观众的冲击。影片中,传统宽银幕的构图逻辑被打破,大量面部、日常物品的特写,取代了中远景对于环境的表达和气氛的渲染。

有从业者从人的生理结构上对竖屏影视提出异议,以为横屏并非从影像消费的历史因循,特别是电视、电脑屏幕逐渐向16∶9的宽屏比例开展,这是由于“人眼视度”所决议的,人眼的程度视角远高于垂直视角。有导演以为竖屏视野的狭小无法防止余光干扰,这也就意味着观众留意力无法长时间集中,而这也令竖屏影视剧目前尚无法摆脱“短视频”思想,多主打轻内容、轻制造,短少现象级优质作品降生。

  蔡成杰认为,并非大机器拍出的镜头才有电影感,反而大机器拍不到的画面成为电影的绝对主角。于是有了土沿上的昆虫、雨后的蜥蜴、被雨打湿的闹钟等大量微视角的蒙太奇镜头,营造年代感之余,也暗含各种隐喻。这些充分调动起网友解读故事的热情,比如钢笔代表着知识,电影票代表着梦想,在树林被毒蛇咬伤是为梦想奋斗路上遭遇的困难。而男孩在城里与摆摊父母的重逢,对孙悟空的执着得到父母的理解,虽然超越了现实时间逻辑,却让和解来得更有力量。有影迷在看到个体为追逐梦想而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的基础上,甚至将其解读为一部中国民营企业的奋斗史。

把镜头竖起来,视野变窄,创意变宽

  视频网站率先以跨界思维,推出类似短视频碎片化的影视作品。继聚焦社会热点话题的轻喜剧《生活对我下手了》之后,某视频网站继续推出《导演对我下手了》吐槽目前影视剧里惯常出现的俗套情节,引发观众热烈的互动讨论。此外也有打通长片创作与竖屏思维的:竖屏电影《直播攻略》以直播视角展开,从故事情节上呼应过去用户竖屏消费的产品。这些作品以娱乐搞笑内容为多,更符合网生代的观赏需求。

通讯技术的晋级与消费场景的迁移,内容消费呈现新的创新,但能否沉淀成为一种固定的文娱消费款式、以至艺术门类,有待时间的考量。特别是在互联网时期,产品迭代速度远超越去,在这种新陈代谢之中,既需求专业影视人有不为迎合重生事物而匆忙上马的定力——眼下一些竖屏影视与短视频无异,通篇人物大头与半身画面,简单粗暴,而作为电视剧集,集与集之间更是短少连接性;同时也需求他们突破传统创作思想定势的气魄,创新拍摄手腕,来建构属于竖屏的全新创作逻辑。——此前也有导演运用手机拍摄微电影,但很快观众发现是借助外接镜头号专业设备完成的,因此无论镜头言语,都不能带来新的冲击。

短视频UGC市场如火如荼的当下,影视创作也不甘落后。继视频平台推出两部竖屏系列微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和《导演对我下手了》之后,一部国产手机品牌约请专业电影导演拍摄的竖屏微电影《悟空》,近期也在社交网络热转。紧随其后,电影《直播攻略》则以横屏、竖屏两个版本在视频网站同时推出,逾90分钟的时长企图打破横屏欣赏的习气。

(责编:珞小嬜)

韦德国际 1

《悟空》《导演对我下手了》短视频UGC市场如火如荼的当下,影视创作也不甘落后。继视频平台推出两部竖屏系列微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和《导演对我下手了》之后,一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