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艺人徐亨破产欠债5千万

10月10日晚,东北特钢的子公司抚顺特钢宣布,由于债务违约,其债权人已于9月26日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申请重组东北特钢及其两家子公司。
此时,东北特钢进入破产程序。

韦德国际 1

曾获得第41届金钟奖最佳男配角的本土剧演员徐亨,15日晚间突然召开记者会宣布破产,他因为投资网站失利,导致财务漏洞越滚越大,成了无法填补的黑洞,最终累积5千万债务无奈宣告破产,徐亨受访时提到,自己曾经几度想轻生,但担心无法领保险金,才取消念头。

当你谈论破产时,你似乎正在关门 事实上,事实并非如此
破产重组不是破产清算。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破产重组是指对有破产原因但仍有再生希望的企业进行资产、债务和业务的调整,以达到企业摆脱困境、重生的目的。
破产清算是指在法院的监督下,清算、评估、处置和分配企业的资产,不希望将亏损转化为利润,最终让企业退出并清理市场。
以东北特钢为例,破产重组实际上是一种合适的处置方式。

最后一战

经常演出民视八点档的演员徐亨,所投资的公司剧亨娱乐网传出因经营不善积欠5千万元,他主动召开在记者会,并释出最大诚意,表示自己:会认真努力还钱,更坦言可能是自己的梦想太大,出问题还没发现,因而让财务问题扩大,并转向好友以及债权人借钱周转。

数据显示,东北特钢大连特钢和抚顺特钢的主要设备和主要设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在产品方面,其主要特殊钢品种如高温合金、高强度钢和特种不锈钢占国防和军事市场的80%以上。
这样一个优秀的企业陷入债务泥潭,主要是因为其巨大的投资和财务成本超出了企业的范围。
东北特钢集团年经营收入约200亿元,但年财务成本支出为30亿元。
从2011年到2015年,企业支付的财务成本高达150亿元。

文:花生

记者会上他时语着硬咽地说真的很抱歉,但也不讳言:现阶段我真的无力偿还这么多债务,现在财务方面可以说是完全破产,不过徐亨面对镜头时也向债权人与亲友喊话,直说:希望给我机会、时间,让我重新站起来,赶快把债务还清。

在如此沉重的财政负担下,东北特钢如果能通过破产重组大幅削减,就有可能再次腾飞,让企业可以轻装上阵。

来源:丽尔摩斯

虽然召开记者会宣布破产,但徐亨也强调这回的记者会主要不是要告知破产一事,而是希望能让所有的债权人知道,他很有诚意要解决这事,并会对此事负责,盼大家给他机会。

但是,在企业破产重组过程中,相关利益相关者必须把债权人的利益放在首位。他们不能逃避债务和转移债务,更不用说重组了,重组实际上就是清算。他们通过各种手段故意减少债务。

12月6日,身形瘦削的贾跃亭一身黑衣,出现在美国特拉华州举行的个人破产重组听证会上。

此前,东北特钢曾被债权人质疑债务处置方法和债权人利益保护
与此同时,近日,江西赛维的破产重组也被法院裁定,主要是因为偿还率过低,相关债权人无法接受。
在企业破产重组过程中,最困难的事情不是减轻企业的负担,而是最大限度地保护债权人、企业职工和其他当事人的利益。
只有做好这件事,各方才能形成利益共同体,帮助管理者加强应收账款的催收,引进战略投资者实施转型,促进企业尽快走上正轨

这是他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如果不是10月13日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恐怕他很难出现在听证会这样正式的公众场合。在这次听证会上,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 下文简称FF)成为焦点话题之一。

为了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债权人在破产重组过程中必须充分了解情况。无论是评估报告、评估依据还是审计报告都必须向所有债权人充分披露,债权人必须有足够的时间理解和评估报告的真实性和合理性。
与此同时,应当有一个程序性渠道来解决异议并保护债权人的异议权。

FF已是贾跃亭手中最后的一张牌。据他介绍,他在美国的主要资产就是法拉第未来的股权。贾跃亭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简单些说,就是将他持有的FF全部股权及相关收益权装入破产信托,债权人是这个信托的受益人,也就是说想要拿FF股权来抵债,暨此解除其个人债务。

此外,在重整计划实施过程中,有必要进一步明确债权人或债权人委员会的监督权,赋予监督权的具体权限和程序,以合理合法地维护债权人自身的权益。

但贾跃亭的打算遭到了债权人的强力阻击。12月18日,特拉华州破产法院就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案件举行了第一次庭审,讨论的议题为贾跃亭债权人之一、上海懒财资产管理公司在11月13日提出的动议:建议驳回债务人贾跃亭破产重组案,或将目前归属于特拉华州破产法院的案件移交至加州破产法院。特拉华州当地时间下午2点20分法官宣布裁决结果,将贾跃亭个人破产案件移交至加州中区法院,继续进行。

破产重组是债务重组、信心复苏,甚至是利益重组。只有坚持公平正义的原则,完全按照市场导向的模式运作,把债权人的利益和企业的长远利益结合起来,企业才能从破产的边缘被拉回来,给企业带来新生
(孟非)

展开全文

债权人和贾跃亭之间的博弈,已经渐入高潮。事实上,贾跃亭个人破产也是债权人步步紧逼的应对之策。2018年12月13日,上海懒财得到美国加州法院支持,该法院下发临时限制令,冻结贾跃亭持有的33%FF股权,并对贾跃亭位于加州的四处房产发布临时保护令(TRO)。2019年8月,加州法院进一步要求贾跃亭9月在洛杉矶出庭,贾跃亭多次推迟接受问询的时间。加州法院要求10月17贾跃亭必须现身,而且对其资产“宣誓(under
oath)”作证。一旦贾跃亭作伪证的话,就要承担后果,包括刑事责任。就在问询日到来的三天前,贾跃亭申请破产保护。

个人破产已经成为贾跃亭的最后一战。如果能够顺利实现,那么他就能彻底解决个人债务问题,甩掉“老赖”的头衔,从而实现回国主持FF国内大局。而在这个战局中,FF成为最关键的棋子,毕竟在贾跃亭争取债权人的说辞中,个人破产将有利于FF的融资和未来IPO。

于是,债权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如果贾跃亭提出的破产重整方案被通过,FF获得融资的可能性有多大?无论贾跃亭这次能不能金蝉脱壳,FF作为中国的第一个互联网造车公司,如今已经走到了生死时速的边缘。虽然一直和很多资本传出绯闻,但是FF的B轮融资至今没有完成,在资金链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破产清算也很可能成为它的宿命。

如果走到这一步,那么贾跃亭这些年苦心经营的一盘大棋,将彻底灰飞烟灭。

1 两难选择

11月11日,贾跃亭给百余名债务人写了一封言辞诚恳、令人感动的信件,除了承认自己是“乐视生态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人们眼中的老赖”之外,还表示“还债回国和把FF做成是我时刻背负的重担”。

看起来似乎颇有诚意,但当我们仔细审阅这个方案时,却发现这个方案对于债权人来说其实是“两难选择”——

如果他的债主们不同意破产重组,诚然,他的债主们可继续向贾跃亭追债,如果是在国内申请执行,但贾跃亭在国内的个人财产已经不可能提供任何清偿;即使去美国法院提起诉讼,贾跃亭名下的资产还远不够补上一半的债务的。

但如果他的债主们同意了贾跃亭的重组,那么贾跃亭连带着相关债务人比如甘薇,就可以成功摆脱债务的泥潭,所有债权人不得就债务采取任何追偿行为,解除相关追偿措施。但债权人,就得继续寄希望于贾跃亭画出的“大饼”,还得继续给贾跃亭掏钱投资源,就像当年赌乐视一样,来押注法拉第的未来。而这,也是能够拯救FF的唯一方式。

但如今好运离贾跃亭已经很远。18日的庭审结果要求将贾跃亭个人破产案件移交至加州中区法院,继续进行。但如果FF无法在近期锁定新一轮投资或获得贷款,下一步将走向破产清算。

贾跃亭在破产申请中已经披露的财务信披文件显示,FF已经走到悬崖边缘,2019年前7个月的经营净现金支出为2860万美元,截止7月31日的账面现金只有683.8万美元。

今年3月,FF对外出售了其在洛杉矶总部大楼,采取回租的方式继续使用。这也是FF继出售拉斯维加斯工厂土地之后,再次对总部物业进行出售。但对于一家还处于烧钱阶段的造车企业来说,这些措施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无法解决问题。

2018年10月,FF进行了大规模减员降薪,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彼得·萨瓦吉安、尼克·桑普森也选择了离职。桑普森称,“在财务和人力资源方面,公司已实质破产,在可预期的将来,它的处境不会有好转。我认为我在法拉第未来已经没有未来,因此我将立即离开公司。我不能继续忽视我们给员工以及他们的家庭带来的灾难性影响,以及给供应商和整个业界带来的连锁反应。”

但贾跃亭选择了继续撑下去,事实上他已经无路可退。伴随着贾跃亭的曲折故事,FF这些年资金链状况也是每况愈下。

韦德国际,2 红颜薄命

比起如今以蔚来、小鹏为代表的广为人知的造车新势力,其实乐视才是中国首家宣布造车的互联网公司。

2014年12月9日上午10点,贾跃亭正式在微博上宣布打造超级汽车:“移动互联时代,汽车产业面临一场巨大革命。潜行一年的SEE计划复制乐视生态垂直整合的成功模式重新定义汽车,通过完全自主研发,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建立汽车互联网生态系统,使中国汽车产业弯道颠覆欧美日韩传统巨头,有效解决城市雾霾及交通拥堵,让人人都能驾驶超级汽车呼吸纯净空气。”

在那时,乐视汽车似乎占尽天时地利人和。2016年9月20日,英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宏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联合投资乐视控股集团10.80亿美元。在乐视汽车的早期投资人名单上,有很多知名投资机构,FF股东阵容十分豪华,很多机构抢着给贾跃亭送钱。

但是,造车是个无底洞。在这之前,乐视已经涉足了互联网电视、智能手机,乐视手机的投入也是个黑洞,但涉足新能源汽车也成了压垮乐视生态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6下半年以来,乐视资金链便风波不断,包括供应链欠款、断缴社保等。从此之后,FF就像一位薄命红颜,身世颠沛流离,辗转于投资机构之间,却始终前途未卜。

2017年7月,乐视债务危机爆发。7月7日贾跃亭以个人名义发表声明,称会承担一切责任、全力偿还欠款。而此时,贾跃亭已经悄然飞往美国,FF的融资,成了贾跃亭到美国之后最重要的工作。

2017年12月,法拉第未来公司宣布完成10
亿美元A轮融资,但至今A轮融资的投资方到底是谁也是个谜。

不久后,贾跃亭就迎来了他的第二位白衣骑士——许家印。在此之前,孙宏斌已经扮演过白衣骑士的角色,融创150亿接盘乐视,但最终孙宏斌选择承认“愿赌服输”并退出。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Season
Smart
Limited100%股份,间接获得时颖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随着恒大第一笔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到账,FF似乎柳暗花明:偿还拖欠的供货商和工程商款项、改造加州汉福德工厂、招聘研发人员,甚至高薪从特斯拉等公司挖人。

但好景不长,不到3个月,贾跃亭、许家印两人“不合”传闻四起。最终,12月31日,贾跃亭跟恒大集团、许家印几方达成和解,最终拟定“分手细节”。

送走了孙宏斌、许家印,“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迎来了第三位造车合作伙伴——已经阔别中国互联网近十年的朱骏。

2019年3月25日,FF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第九城市联合宣布,将共同建立合资公司。不过,FF与第九城市的合作进展缓慢,双方签订合资协议后未能按既定计划完成注资。FF前路依旧迷雾笼罩。

但很快,FF于4月30日宣布,获得了一笔高达2.25亿美金的新一轮融资。值得注意的是,其中1.5亿美元是还给供应商的,只有7500万美元是归FF。足可见贾跃亭对FF量产已经倾注所有。

从2017年至今,还有中东主权基金、美国、香港等多家投资机构都传出对FF感兴趣的消息,但这些消息很快就没有了下文。

3 生死时速

现在,贾跃亭与债权人的困局,似乎也只能寄望于FF的发展。

在12月6号的听证会上,贾跃亭再次劝说债权人们能够通过自己的破产重组,并提出了要量产FF
91来还清自己欠下的巨额债务。

贾跃亭称,提交破产申请之前其实已经有了非常好的融资进展,来自中东、亚太和美国的多家重量级投资方都表达了投资FF的兴趣,因此希望全体债权人能够支持其个人破产重组计划,推动FF的B轮融资。

虽然贾跃亭已经声誉不佳,但FF91在新能源汽车中是一款颇受关注的产品,FF在自主研发上也确实取得了不少的专利。这正是多年来FF
能够不断和投资机构传出“绯闻”的根源所在,如果手里真没有点货,贾跃亭和FF
早已经退出历史舞台。

至今,尽管经历了高层离职风波,FF
如今的管理团队依然堪称豪华——今年9月,宝马“i8之父”毕福康上任CEO,其他高管包括来自通用的产品开发副总裁Waqar
Hashim,特斯拉的生产制造负责人Mark Cuyler,来自Space
X的供应链副总裁Pablo
Ucar,以及曾在观致担任过研发负责人的研发高级副总裁Matthias Aydt等。

然而,要实现FF91的量产,还得再需要8.5亿美元。

10月份,刚上任的FF全球CEO毕福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FF希望在明年第一季度完成下一轮的融资,在资金到位12个月到15个月之后,开始寻求IPO的机会。毕福康称,“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是调整了之前资金的需求,把这个资金需求减少到了8.5亿美元。”

贾跃亭在12月6日的破产重组听证会再次提到了这个数字。这依然不是一笔小钱,而即便拿到这笔钱,FF91是否能顺利量产也存在不确定性。特斯拉做了十几年,才解决量产的问题,一旦涉及到生产制造就很复杂。

对于FF来说,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那就是2019年中国的造车新势力都不同程度陷入了困境。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头部公司蔚来汽车多次陷入舆论危机,巨额亏损、现金流吃紧是主要原因,其股价从上市时的13元跌到了最低1.14元,离退市只剩一步之遥。前几天,因为工资发放时间更改,“蔚来发不出工资”甚至还上了热搜。

如今蔚来已经上市,但是依然处境艰难,因为短期内部造血不太可能。那么对于身陷绝境、尚未量产的FF来说,前路恐怕只会更加渺茫。

贾跃亭和FF能否逆境翻盘?答案已在不远处,等待水落石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