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阿拉丁》上映,作为迪士尼最新的动画真人改编电影,截止目前影片已经在全球取得了超过一亿美元的票房,而作为迪士尼海外最大票仓的中国目前票房超8700万,这样的票房成绩其实已经比预期要好,预计影片也能够勉强收回成本。

一边是超级英雄IP《复仇者联盟4》在全球狂揽26.50亿美金,另一边动画电影真人化遭遇票房、口碑双重遇冷,迪士尼内部正在出现分化。事实上,从《超能陆战队》、《疯狂动物城》、《冰雪奇缘》到《寻梦环游记》,凭借强大的原创能力、精湛的技术实力以及情怀卖点的加成,迪士尼动画依然无往不利,与皮克斯合体更是支撑起全球动画产业半边天。但相对应的,经典动画的真人化改编业务,却一直呈现出起伏不定的状态,始终没有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径和一套行之有效的改编方法。自从去年11月,《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在全球折戟之后,迪士尼动画真人化改编蒙上了一层阴影。今年年初,成本高达1.7亿美金《小飞象》,全球票房报收3.47亿美金,同样以入不敷出的结局收尾。据悉,接下来迪士尼还将推出包括《欢乐满人间2》、《狮子王》、《阿特米斯奇幻冒险》、《花木兰》、《沉睡魔咒2》等在内的多部动画改编电影,其中第一位亚洲公主《花木兰》的呈现,更是寄托了无数中国观众的期待。迪士尼亟需找到这一电影类型的破题思路,为市场树立信心。由盖里奇执导,威尔史密斯、娜奥米斯科特等主演的《阿拉丁》或许提供给了这样一个契机。就全球票房而言,《阿拉丁》的表现还算中规中矩:内地上映3天,票房已经累计1亿元人民币,猫眼预测最终将定格在2.30亿元;而北美地区,则在首映当天拿下3100万美金。北美票房统计网站BoxOfficeMojo数据显示,《阿拉丁》投资成本高达1.83亿美金,意味着全球票房不低于5.49亿,才有望收回成本。目前看来,想要就此终结迪士尼动画真人化改编的低迷状态,依然任重道远。新时代的迪士尼公主不需要王子拯救《阿拉丁》改编自同样由迪士尼出品的同名动画电影,这部作品于1992年上映,当时在全球创造了了5.04亿票房的好成绩,并斩获两项奥斯卡大奖,烂番茄新鲜度高达94%。不仅主题曲《A
Whole New
World》广为传唱,其中由主演过《死亡诗社》、《心灵捕手》多部经典作品,斯皮尔伯格的老搭档罗宾威廉姆斯配音演绎的神灯精灵,更是成为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他透过声线变化,将那个珠光蓝色皮肤大块头的幽默、可爱、变化无常,刻画得十分传神,这让真人电影选角工作愈发艰难。在原著传说《天方夜谭》中,《阿拉丁》的故事发生地在中国,阿拉丁是一个中国人,而神灯出现的位置极东之地也代表着中国。尽管作者基于阿拉伯本土文化的影响,对东方的幻想十分模糊,但出于保守考虑,真人形象的选择上至少应该贴合伊斯兰风格,然而迪士尼方面却大胆启用了黑人面孔。观察当前的市场反馈,威尔史密斯的表现显然没有让太多人满意。《阿拉丁》IMDb评分7.2,烂番茄新鲜度57%,最突出的差评之一就是关于精灵角色的选择。对原版没有任何改进,只有在你从未见过其他版本的情况下才有吸引力。Eric
D.
Snider不幸的是,《阿拉丁》没有做出任何有意义的努力来描绘中东的生活方式。Akhil
Arora
除此之外,最大的槽点则源于故事呈现上循规蹈矩的安全改编。媒体网站IGN认为,《阿拉丁》真人电影并没有完全展示一个全新的世界,影迷Eric
D.
Snider也表示,对原版没有任何改进,只有在你从未见过其他版本的情况下才有吸引力。确实,在故事情节上,《阿拉丁》与动画电影版出入不大,并没有做出颠覆性改编,因此也就无从谈起惊喜或是惊吓。但是整个故事的完整性、人物的丰满度却有了极大的提升。真人版阿拉丁与精灵之间的友谊呈现得更加细腻,完整了阿拉丁的成长弧光。值得一提的是,《阿拉丁》与《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同为迪士尼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标志着华特迪士尼去世带来的衰落结束,在迪士尼动画史上有着极高的地位。也是在这一时期,迪士尼公主们开始顺应时代的潮流,逐渐拥有了更加独立的思想,追求着自我价值的实现。在这一点上,真人版《阿拉丁》进行了更加明显的放大,茉莉公主不仅仅渴望自由、追求真爱,更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要实现。制片方希望将茉莉升级成一个当代女性,给予了她更强的执行力和抱负,她饱读诗书,继承苏丹王位,成为了阿格拉巴的统治者。一个遗憾的点是,这部影片的导演盖里奇擅长的荒腔走板和多线叙事并没有展示出来,《阿拉丁》几乎完全淹没了导演的个人风格。显然,真人版《阿拉丁》也做了一定程度的创新,只是创新得不够明显。迪士尼童话改编电影,IP为何不再奏效?自从2010年首部动画真人改编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公映以来,迪士尼已经陆续推出了包括《沉睡魔咒》、《灰姑娘》、《奇幻森林》在内的10部作品。其中《美女与野兽》全球票房最高,高达12.64亿美元,《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创票房、口碑新低,烂番茄新鲜度仅35%,全球票房1.74亿美金。另有《魔境仙踪》、《爱丽丝梦游仙境2》、《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小飞象》四部电影,均未收回成本。如果此次《阿拉丁》票房依旧无法突破5亿美金,则意味着仅从票房的角度来说,迪士尼动画电影真人改编存在50%的赔钱率。或许有人会好奇,动画电影真人改编具有如此大的不确定性,迪士尼为什么还要坚持做?一方面,迪士尼需要将这一系列上世纪的经典IP不断进行当代化改编,注入符合时代发展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才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其线下乐园和衍生品授权等业务,拥有永不褪色的内容源头。否则基于当前用户更新迭代的速度,很快就有年轻人对说教式的表达体系感到厌烦。因此,随着迪士尼全球化推进和美国多次女权浪潮的影响,90年代推出的那批公主,能够展现出更多元的特质,甚至出现了新时代的迪士尼公主不需要王子拯救的口号。另一方面,动画电影真人化,目前为止还未表现出过分的亏损迹象,同时经典童话IP也具备充分的真人化市场,毕竟大家对于童话中的人物真正从书本、动画中走向现实,还是普遍会感兴趣的。因此有观点认为,动画电影真人化初期的商机主要表现在视觉奇观的创造上,用CG技术还原一个逼真的童话世界成为最大卖点。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这种奇观的稀缺性优势不再明显,取而代之的依然是故事本身的深度性、趣味性和创新性。这也就是,为什么一部基调暗黑、角度全新的《沉睡魔咒》能在市场上激起不错反响的原因。而这些,恰恰是迪士尼动画真人改编电影的所欠缺的,正如上文所说,迪士尼当前的改编都过分安全。要么类似《灰姑娘》、《美女与野兽》,完全还原原著动画,虽然短期来看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和口碑,但是重复性改编势必会令观众产生疲劳感,毕竟这些经典IP的故事都过于低龄化、过于简单化,并不足以支撑其起合家欢市场的需求。要么类似《沉睡魔咒》完全从另外一个极致的角度切入,重新创作故事,这样的改编风险极大,一不小心惊喜就成了惊吓。《阿拉丁》这种追求叙事新鲜,同时又保持原版动画怀旧感,或许已经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在玩转情怀这件事情上,迪士尼一直十分擅长。

韦德国际 1

全球称霸的迪士尼,在动画真人改编电影上,却始终未掀起太大浪潮,而结合迪士尼过去二十年的真人改编历史,以及真人改编电影在全球以及中国市场迥然不同的票房情况,我们可以窥见迪士尼在这块改编市场上的现状与难题。

作者|杨 雪

动画真人电影改编二十年,迪士尼一直在努力

伴随着一首荡气回肠的《Circle of
Life》,迪士尼本年度重磅CG电影《狮子王》于7月12日登陆国内各大院线,成为了近期的热议话题。

2009年圣诞节,首部3D电影《阿凡达》火遍全球,不仅帮助卡梅隆再创票房神话,同时也宣示着电影观影的3D新时代已经来临。

十五年前,动画版的《狮子王》风靡世界,堪称20世纪90年代全球最受欢迎的动画电影。十五年后,这部在剧情上高度还原的“真人版”《狮子王》却陷入了口碑争议。

对于市场极其敏感的迪士尼嗅到了商机,自然不甘于落后,于是将正在进行真人改编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也做成了3D。这一个噱头抓得十分稳准狠,《爱丽丝》成功在全球狂收10亿美元票房,感觉受到时代召唤的迪士尼发现,或许应该趁着《爱丽丝》的热度,把真人改编电影玩下去。

一些批评人士指出,影片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对动物和草原的还原上,缺乏动画天马行空、富有想象力的奇观场面,技术上虽然有巨大亮点却依然无法弥补故事剧情上的保守与平庸。

于是从2014年开始,多部迪士尼真人改编电影进入市场和观众的眼球,并且截至目前已经在全球收获超50亿美元的票房成绩,可以说迪士尼成功将真人改编套路做得风生水起。但很多观众不知道,这其实并不是迪士尼第一次尝试动画的真人改编。

目前,该片在北美烂番茄的指数只有58%,Metacritic评分同样仅为57分;豆瓣评分从开画的8.1分一路向下,目前只有7.5分,甚至不敌迪士尼上一部真人电影《阿拉丁》的7.8分。

1989-1999年,迪士尼正在经历自己第二个辉煌的黄金时代。随着动画电影《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阿拉丁》大获成功,帮助迪士尼再次成为影视界瞩目的焦点。随后几年推出的《狮子王》、《钟楼怪人》和《玩具总动员》也都取得各种破纪录的成绩。到了2000年,仅靠动画征服世界的米老鼠的成功已经变得难以复制。

欠佳的口碑也许会对《狮子王》在内地市场的票房造成一些不利影响,上映首日该片的票房未能破亿,在首周完成3.73亿的累计票房后,业内第三方票务机构将其从11.85亿的预测票房下调至11.43亿。

但在这黄金十年期间也出现过一些失误的小插曲。

根据数娱梦工厂的不完全统计,自2010年以来,迪士尼动画改编的真人电影已上映和计划中的超过13部。但除了《奇幻森林》拿到9.79亿票房外,其他作品在国内市场并没有引发多少热烈反响。

1994年,迪士尼第一次想要将自己的动画IP投入到真人电影中,而这个被选中进行了第一次真人改编的幸运儿就是《森林王子》(2016年的版本实际是第二次)。这个选择意义非凡,因为《森林王子》是华尔特迪士尼生前制作的最后一部长篇动画。迪士尼在此刻选择将它改编成真人,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动画改编真人电影到底有哪些“坑”?为何强大如迪士尼都无法绕过?在漫改真人剧渐成趋势的当下,这些过往案例也许可以提供更多的启示意义。

然而这次改编并不成功,3000万美元的制作费最终只换来4300万美元的票房成绩,连成本都没收回来。不过仅仅一次打击,并不能阻止迪士尼的改编之路。

“真狮版”炫技背后的极度保守

很快,在2年后迪士尼就推出了《101忠狗》的真人电影《101真狗》,并在全球取得3.2亿美元的成绩。只看票房我们会说这个数据已经相当不错了,但是对比迪士尼所投入的高达7500万美元的制作费,一下又让这个结果晦涩不少。

1994年6月15日,迪士尼经典动画《狮子王》在美国上映后,一举创下了当年好莱坞的动画电影票房记录;一年后的1995年7月15日,《狮子王》以中国首部好莱坞动画引进片的身份在内地公映,勇敢倔强的小狮子辛巴也由此陪伴了一代国人的童年回忆。

意识到了此刻经典动画的真人改编对于市场来说还为时过早,于是迪士尼暂停了真人改编的脚步,在接下来十几年时间里,除了再给《101真狗》拍摄了一部续作之外便再无新的真人改编。

若干年后,一家海外网站发起了一项调查:最想哪部迪士尼动画改编为真人电影?而《狮子王》当仁不让的排在了答案的第一位。也许是为了响应粉丝呼声,迪士尼重启了“真狮版”的《狮子王》。

而这一沉寂就是十几年,一直到《爱丽丝》误打误撞的票房成功,迪士尼才终于有机会让真人改编电影成为系列一直做下去。

2018年的感恩节,迪士尼发布了新版《狮子王》的预告片,重现了小辛巴被举起来的经典一幕。虽然PV只有短短的94秒,但足以震撼人心,创造了预告片点击量24小时内的历史最高记录——全球观看次数高达2.246亿次!

近五年,包括今天上映的《阿拉丁》,迪士尼已经发行了8部真人改编电影,制作发行周期已经十分紧凑。而未来三年还有10部等待上映,更加紧凑地推出真人改编电影来占据市场,我们不免担忧影片的质量,毕竟目前已经上映的真人改编电影口碑反响一般。

但电影宣发有时候也是一把双刃剑,播出前的期待有多大,上映后的失望就有多大。不只是国内口碑欠佳,豆瓣评分从开画的8.1分一路下降至7.5分。新版《狮子王》在海外的烂番茄指数只有58%好评率,Metacritic评分同样仅为57分。

▲迪士尼真人改编电影各大评分网站口碑汇总

动画版《狮子王》的剧本灵感来自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小王子辛巴的复仇故事在90年代打动了全球观众,但新版电影虽空有118分钟的时长,较动画版本的80分钟多了近30分钟,却并未在剧情上对原版故事框架进行任何翻新或延伸。这一极度保守的做法,堪称“真狮版”《狮子王》的重大败笔和遗憾。

从表格里我们可以很直接的看到铁面无情的IMDB就没有给任何一部真人改编电影高于8分的分数。专家评分地带的烂番茄上除了《奇幻森林》得到了95%新鲜度的高分,其它也都不行。和国外评分网站相比豆瓣评分算是很温柔了,没有给出任何一部作品低于6分的不及格分数,但最高也只有8分的天花板。

数娱君身边许多看过新版本的朋友觉得,电影里除了以假乱真的CG特效,新版的《狮子王》并没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也无法重拾当年动画版的那份震撼与感动。

这样的口碑对于制作无疑是大写的否定,然而作为改编电影这又是一个无可奈何的结果。

在一百多年前,亨利·福特曾说过:“如果我问消费者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会告诉我要一匹更快的马。”这个故事想要表达的是,那些想做领头羊的公司永远要具备一种能力:透过用户的表面言辞,去捕捉他们更深层的需求。

我们常说重拍的电影要和原作区别看待,因为导演不同、媒介不同,表达的思想和情绪也不同。但整体观感不和原作比较是不可能的。和原作动画电影对比,迪士尼的这些真人改编电影无疑花了更大的成本和更高的科技去制作,但在口碑上却难以撼动原作。

显然,这回的迪士尼失算了——观众所期待的“真狮版”《狮子王》,不仅仅是只停留在视觉上的炫技,更有对剧情上的创新期许。我们想看的狮子王,不是一个新瓶装旧酒的复刻版。遗憾的是迪士尼却将全部精力都花在了CG画面和打情怀牌上。

比较极端的例子如《101忠狗》的原作烂番茄新鲜度98%,而真人版仅31%,这种悬殊是典型的改编惨案。OFCS的记者Tim
Brayton直接在烂番茄上评价道:看完无聊又没意义的改编之后,只在很长的时间里记住了里面符号化的滑稽角色。

电影最终也确实高度还原了《Circle of Life》《Hakuna Matata》《Be
Prepared》等原版《狮子王》中的经典歌曲,但在这个创新至上的年代,光有这些就够了吗?

而造成这种情况也无可厚非,毕竟原版设定了一个那么高的门槛在那里,想要换种方式突破本就十分困难。再加上改编电影再怎么重设细节,故事的大方向和结局是不会改变的,许多带着情怀去看的观众并不会再被故事震撼一次,剧本上比起原版就会吃亏许多。

除此以外,还有批评人士对高度拟真的CG画面也提出来批评:例如新版中的动物与动画版的动物相比,在情感表现上有明显的割裂感和违和感。面部表情张力较小,无法做到动画里的“挑眉”、“微笑”等表情。

同时,动画人物的造型直接套入真人版很容易产生违和感, Insider
Entertainment就在今年4月罗列对比了迪士尼的所有真人改编,并很无情的评价道:不用惊讶迪士尼的真人改编到底和原版有多么不像,他们这几年经常干这事。

韦德国际,动画改编真人“编年史”

国内市场票房口碑复盘,票仓反响低迷由来已久

不论是《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睡美人》、《灰姑娘》、《美女与野兽》等公主电影,还是米老鼠、唐老鸭、星黛露等卡通人物,迪士尼通过动画塑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经典IP。

2012年,中国凭借全年170亿人民币票房总成绩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票仓。这就意味着所有海外电影公司在制作大片时不得不更多的考虑迎合中国观众的口味与审美,才能拿下这块大蛋糕市场。我们通过强势的经济成功的实现了一次文化反噬。

1966年后,伴随灵魂人物华特·迪士尼的去世,迪士尼公司陷入了长达20年的原创枯竭期,经典IP“炒冷饭”也随之开始,通过原有动画影片进行修正重新上线以及进行真人化电影的改编,把经典动画进行真人演绎,一方面可以控制市场风险,减少大成本高风险的大制作投入,另一方面经典新编自带话题与关注度,能够继续深挖IP价值。

好莱坞的电影公司们都逐渐在自己的电影里加入中国元素,包括使用中国的演员和在中国取景拍摄。而为了拿下中国市场,迪士尼显然里面最积极分子之一。我们可以看到《奇异博士》中30%拍摄地集中在香港,迪士尼最新的动画真人电影《花木兰》也将大量在中国取景拍摄。

迪士尼在1994年、1996年、1999年相继推出了《森林王子》《101真狗》《圣诞颂歌》三部动画的真人改编影片,但是票房成绩平平,市场没掀起什么水花,甚至有消息称,这三部影片最终连投入的成本都没有收回。受到打击的迪士尼暂缓了动画影片真人改编进程。

▲《奇异博士》里的香港外景

转折点发生在2010年。那一年,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阿凡达》公映,成为有史以来制作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3D电影,给观众带来了巨大的视觉冲击。同年中,迪士尼也抓住了市场机会,著名鬼才导演蒂姆•波顿执导的真人版《爱丽丝梦游仙境》实现动画中梦幻的虚拟场景,通过美轮美奂的视觉效果,成功打造了全新真人版的“童话世界”,并在全球范围内席卷了10.25亿美元的票房。自此,迪士尼动画改编真人电影蔚然成风,“大制作+大明星+大场面”成为了后续这类影片的标配。

尽管如此,从国内与全球的票房对比就能直观的看出中国观众对于真人改编电影的冷漠。

2010年至今,迪士尼已经上映了11部动画改编的真人电影。其中,全球票房最高的电影《美女与野兽》由哈利波特中饰演“赫敏”的艾玛·沃特森和“大表哥”丹·史蒂文斯领衔主演,影片大手笔的还原了动画服装和场景,歌舞场面也颇有华丽的美感。

▲迪士尼真人改编电影全球与中国票房对比

中国票房最高的《奇幻森林》剧情起伏、动物逼真,主角小男孩性格鲜明。5月24日刚上映的《阿拉丁》中威尔•史密斯变身“灯神”,贡献笑点,圈粉无数。但是《爱丽丝梦游仙境2》并没能延续第一部的辉煌,哪怕有约翰尼•德普和安妮•海瑟薇两大巨星强强联手,也没有挽回票房颓势,全球票房止步3亿美元大关。《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和《小飞象》均没有达到市场预期,表现不如人意。

在中国市场上,只有《奇幻森林》的9.76亿人民币票房算得上好成绩,《美女与野兽》尽管有5.9亿的及格水平,但是考虑到全球12.6亿美元这个超大的体量,我们也认为这个成绩是不理想的。

根据统计,截止目前迪士尼在动画改编真人电影上已经收获超过70亿美元的票房成绩。迪士尼接下来还要将旗下近20部动画电影做真人版改编,包括已经定档2020年3月的《花木兰》和刚宣布主角人选的《小美人鱼》。除此以外,《森林之子》《小姐与流浪汉》等动画尚在改编筹备中,部分真人电影还会有续集,比如今年10月就要和大家见面的《沉睡魔咒2》。

目前引进过的迪士尼真人改编电影在中国收获了31.71亿人民币的票房,仅占真人改编电影全球成绩的8.2%。而中国在2018年时全年票房就已经可以占到全球总票房的20.8%,这样的数据差距也在说明着迪士尼真人改编在中国市场举步维艰。如何用真人改编打开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票仓的市场,或许是《阿拉丁》或迪士尼未来几年一个待以解决大问题。

经典IP重塑的风险与挑战

与此同时,此类电影在国内的宣发也相对单薄许多。2014年夏天,由安杰利娜朱莉主演的《沉睡魔咒》上映在即,中国有不少朱莉的粉丝都期待迪士尼能办一个有规模的首映礼,这样便有机会看到朱莉。但最终迪士尼仅仅是安排上海的一次朱莉的记者会,让粉丝们失望不已。

经过多年的探索,迪士尼真人改编电影主要形成了两种套路:

而次年的《灰姑娘》则是连记者会在中国都没有办,只依靠网络营销宣传。今年上映的《小飞象》,其首映礼也仅仅是邀请郑云龙到现场演唱了主题曲,并没有其它主创到场帮助站台宣传。

一是原封不动的照搬动画剧情,实现所谓的“完美复制”。

遍观这几年迪士尼真人改编电影在中国的营销,唯一举办了大型首映活动的就只有《美女与野兽》了。而主演艾玛沃森和丹史蒂文斯也没让主办方失望。活动当天的迪士尼乐园被记者和粉丝围得水泄不通,但他们依旧很粉丝亲切互动了很长时间,宣传效果显著,也让《美女与野兽》最终的中国票房成绩说得过去。

二是对暗黑童话进行“毁童年”式的改编,塑造反派人物的立体性格,加入新时代的价值观。

《美女与野兽》之后,不少粉丝本以为只要演员阵容强大,还是能够在中国看到像样的首映礼,但今年的《阿拉丁》又让大家打脸。在国内知名度极高的威尔史密斯并没有来中国宣传,可是他却连隔壁日本都去了,真的让中国影迷很酸。

前者以《灰姑娘》《美女与野兽》等公主电影为代表,迪士尼追求“四平八稳”,主打“情怀”、“童年回忆”牌,正统还原经典童话耳熟能详的梗概,孩子和成人都会买单。后者则对《爱丽丝梦游仙境》《睡美人》等动画进行了颠覆,更针对成人动画,加入了反派人物的心路历程,展现了人性的复杂。如《沉睡魔咒》堪称黑女巫的“洗白史”,女巫可怕的造型令人印象深刻,被公主感化的过程也非常精彩。

从《阿拉丁》开始的新实验,超强IP会为迪士尼开辟新天地吗?

这两种套路并非迪士尼的万能药,在很多真人改编电影上频频失灵。原因在于第一种真人电影剧情与动画版的如出一辙,缺乏新鲜感,观众容易产生审美疲劳。由于原先动画故事太深入人心,导致真人版电影没有太多可发挥的余地,主线无法跳脱原有情节,只能在角色方面进行一定的创新,如增强女性人物的独立性。第二种电影是对经典动画的二次创作,也有很多观众不愿意买单,认为不够原汁原味,童话新编带有挑战观众习惯的风险所在。翻拍电影本质上在贩卖怀旧情绪,如何让粉丝为童年回忆买单,是迪士尼动画改编真人电影的核心所在。

正如我们上面说的,这次的真人版《阿拉丁》肩负着更多的期待与义务。而它同时也做了相应的努力和准备。

除此之外,真人改编电影其他方面也争议不断,不同的文化背景难以调和,容易产生水土不服。一周前《小美人鱼》公布了女主角人选是一位黑人新人演员,和动画设定相差甚远,颠覆了人们的童年认知,被抨击过度追求政治正确。

动画《阿拉丁》是迪士尼复兴时代的代表作,它在1992年毫无疑问是全球最热的电影,并取得了5.04亿美元全球第一名票房,这个纪录仅次于两年后上映的《狮子王》。同时它也是第一部在美国本土票房超2亿美元的动画电影,全世界第一部票房能够超过5亿美元门槛的动画电影,在影院上映的22周里,5次登上票房周冠军。

《花木兰》刚公开的预告片也引发了国内一片吐槽,“木兰原来是福建人”、“木兰把华为的logo画在了额头上”等段子频出。总的来看,迪士尼的动画改编真人电影整体口碑不尽人意,票房表现不够稳定、忽高忽低,各国审美差异明显。

另一方面,它的后续衍生品销量也依然保持强势。《阿拉丁》在1993年1月发售录像带(VHS),截止到同年11月,其录像带在美国本土的销售额就超过5亿美元,创下了迪士尼最高的录像带销量纪录。

“迪士尼重塑经典,皮克斯创作新经典,而梦工厂则是逗比反经典。”对迪士尼而言,如何完成“新瓶装老酒”,才是动画改编真人电影上的关键所在。

而动画里脍炙人口的主题曲A WholeNew
World在1993年3月发售单曲专辑以后立刻取代了惠特妮休斯顿的I WillAlways
Love You成为Billboard榜单第一名并且蝉联了14周的冠军。A WholeNew
World至今都是第一首同时也是唯一一首登上过Billboard榜首的迪士尼动画歌曲。同时在当年60万张专辑的销量纪录也非同一般。

艺术成就上《阿拉丁》也丝毫不逊色,在奥斯卡、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上都有多个提名,最终也斩获奥斯卡和金球奖的最佳原创音乐奖。A
WholeNew
World同样获奖那一年的格莱美年度歌曲,而这也是目前唯一获此殊荣的动画歌。

这样一个荣誉与成绩等身的超级IP,不管是迪士尼还是观众,对于这次的真人改编期待值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那真人版《阿拉丁》要取得一个怎样的成绩才能算完成任务呢?

其实迪士尼针对上文提到的口碑问题也不是没有考量,至少从这次《阿拉丁》我们可以看到迪士尼在进行一些新的尝试。

首先是请到了盖里奇对真人版《阿拉丁》自编自导。相信大部分影迷都是从他的《两杆大烟枪》和《偷拐抢骗》入的英式喜剧电影的坑,而同时他的两部《大侦探福尔摩斯》也证明了自己的票房号召力。迪士尼在最初也说过真人改编《阿拉丁》要通过非线性叙事演绎,而这正是盖里奇所擅长的。

盖里奇的粉丝自然期许这位传统的英式导演能够将他特有的幽默叙事风格带入到迪士尼的奇幻风格里,提高影片的新鲜感和质量。但影片从预告片看总给人一种浓浓的印度风,《阿拉丁》老粉丝还是相当担忧。

另一方面,《阿拉丁》里的经典角色神灯精灵也请到了在奥斯卡和金球奖多次提名的威尔史密斯来饰演,但外观上引起了媒体和粉丝的强烈吐槽。

不少媒体和粉丝都觉得这版精灵不止是违和感,更有点吓人,电影媒体Looper在《阿拉丁》预告出来后直言不讳的批评道:威尔史密斯的精灵造型看着让人想自杀。这给许多迪士尼和《阿拉丁》的粉丝带来不小的压力,毕竟还是希望能够做出至少不毁原作的电影。

但目前观众也只能选择相信威尔史密斯会通过自己的表演魅力做出弥补,或许能给大家一个眼前一亮的瘦精灵也说不定。威尔史密斯本人对这个项目也十分重视,不仅在采访中自信表示观众一定会爱上自己饰演的精灵,最近几个月的个人社交媒体上也每天都会对真人版《阿拉丁》进行宣传。

唯一让原作粉值得开心的,便是这次真人改编版《阿拉丁》请到了八次奥斯卡得奖者艾伦曼肯来制作音乐,而他也是迪士尼的老朋友:《小美人鱼》、《狮子王》、《美女与野兽》等名作的音乐都出自他之手。艾伦曼肯本人也表示当年没赶上动画版,但很荣幸参与到这次真人改编版《阿拉丁》的制作中。

该做的也都做了,今年之前的《小飞象》没开好今年的局,迪士尼自己也会寄望用《阿拉丁》在真人改编电影上赚点颜面回来。

更为重要的是,此次迪士尼针对《阿拉丁》的真人电影改编与以往大相径庭,这次的改编将会是是一次非传统的改编。他们会对剧情进行大刀阔斧的修改,而动画《阿拉丁》里唯一会被保留下来的只有其音乐元素。

从目前上映的情况来看,截止目前,《阿拉丁》IMDB评分7.1,烂番茄新鲜度57%,豆瓣7.8分。

评分不高的原因主要集中在角色身上。《圣地亚哥读者报》评价道:可以从电影里看到制作上的努力,但以茉莉公主为主的演员们角色表现力不足。豆瓣最热的评论也是指责反派贾方的演员选的不好,没有boss应有的压迫感。看来即使是使用了蓝皮肤的威尔史密斯,没有好队友,也不能完全拯救地球。

从市场角度来看,《阿拉丁》本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上映日期。它时间上刚好承接《复联4》,而正好《名侦探皮卡丘》的热度也已过。所以至少在最近几天的市场上《阿拉丁》没有对手可寻,能够得到没非常充足的排片量(35%-45%)。

或许《哥斯拉2》的大规模提前点映会造成一些冲击,但这对影片最终票房成绩不会起到决定性的影响。反倒是片子本身的问题或许会让《阿拉丁》后劲不足,因为迪士尼宣传了很长时间的盖里奇非线性叙事表达在实际成片里并没有出现,依旧是传统的线性叙事,这无疑会影响电影口碑。

考虑到《哥斯拉2》在5月31日上映后势必会取代排片量的优势,《阿拉丁》就只有一周时间来吸金,最终中国的票房成绩应该和以前的真人改编电影一样在2亿人民币这个平均水平,有机会再高一点。而全球票房应该就在5.5亿美元这个同类的中上水平线,突破是不可能了。

所以,迪士尼的真人改编之路仍然还有待摸索和突破,当然我们也不能《小飞象》和《阿拉丁》就定论今年真人改编电影的输赢。之后迪士尼还有《狮子王》和《沉睡魔咒2》两部真人改编,看看年底迪士尼会交出一份怎样的总成绩吧。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