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而言之,打假不是一句空话,也不是一日之事,需要我们所有人共同为之努力,也需要所有人脚踏实地,一步一步,以做好作品为目的,才能让行业变得更清亮。

记者问我流量艺人的问题,我说流量艺人在to
C市场从来就不行,电影票靠观众买,中国流量艺人铁粉一般是2万人以上,最多200万左右铁粉,但2、3万铁粉足以形成演唱会火爆,接机狂热,红地毯盛况,兑换真实电影票2万人是一百万票房,大多数流量艺人电影票房在2000万左右,即30万左右铁粉。顶级流量艺人拥有200万铁粉,可兑换成高达1亿的真实票房。《上海堡垒》最终票房1.22亿,剔除舒淇、江南等人的贡献,鹿晗铁粉在200万左右,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确实是顶级流量!前几年,电影票房有票补,即互联网购票平台以20块钱价格出售50块钱的电影票,30元差价由票务平台补,以抢占票务市场,票务平台利用市场份额进行融资搞资本运作,两年后资本运作、并购差不多了,票务平台不再补贴,逼迫电影公司补贴每张票30元差额,不然你将被踢出电影票务市场,于是制片公司花巨资自己买票支撑虚假票房,虚假票房用来欺骗股民推高制片公司股价,所以,一些流量艺人的影片在前几年过亿,基本都是利用票补、保底公司运作出来的。保底公司对票房预估,对制片公司保底,不足部分保底公司补贴,保底公司也在资本运作,就买票房做成保底成功,获得高估值。一个流量艺人,如果拥有200万铁粉,就可以号称一亿粉丝,200万人可以碾压所有票选,豆瓣评分,微博热搜,弹幕好评,攻击对手。现在,票补被萱萱禁止,裸泳者都凸现了。但,to
B的市场,也就是长剧流量艺人依然会持续热度,因为to
B市场购片人需要依据说服平台购买你的剧,购片人不能说我觉得故事很好,这不叫依据,他可以说艺人数据证明他有一亿粉丝,微博热搜证明,弹幕,评分,收视率,点击量都证明应该买他演的剧,以上所有数据的共同特点是可以造假!我国to
B市场不需要真实数据,只需要可操控可掌握可随时调整的数据,这些数据交给广告商,广告商知道是假的,但共同骗企业主,企业主半信半疑,但没有别的标准只能接受这些数据,这也是机顶盒等真实的、实时不可操控的数据永远不会被采纳的原因。而且,顺便说一句,这个共谋的假数据利益链是闭环的充满回扣和交易的半公开市场,流量艺人无法在toC市场成功,但在toB
市场,只要目前闭环的购销机制存在,造假将始终与我们同在。

韦德国际 1

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有黑名单,自然也少不了供大众娱乐消费的影视行业。

近日,流量艺人电影口碑、票房双扑街的话题持续发酵,“顶级流量”为何难以折现成票房数字?知名编剧汪海林3日发文分析了其中一个原因:前几年流量明星的影片票房过亿,很多得益于票补等虚假票房行为,随着票补退出,也就出现了如今“流量失灵”的情况。相比之下,电视剧市场因为不具备大众消费品的特质,流量艺人依然会持续热度,而电视剧行业也成为流量造假问题伤害最深的行业。

骗局手段:

其中尤以翟天临学术造假、学霸人设崩塌为甚。可能翟天临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网友无意中的提问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成为揭开他假学历、假博士谎言的开始,从而也使自己步入艺人生涯的转折点,甚至由此牵连出国内教育体制的沉疴痼疾。

韦德国际 2

受害者对拍sir说,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很突兀的进入到此次电影投资项目之中,很多都是“错加”微信,用一些所谓的借口加上微信,此情景和其他网络微商和买各种产品并没有什么区别。

打假之二:假数据已成常态化

全文:

“其实在我看来,这算不上骗子,可能是投资者自己的贪欲蒙蔽了双眼,人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在合同上找漏洞显然是困难的,目前最大的希望便是,通过媒体将事件尽可能的曝光,寻求更多媒体的帮助。”

如果说,关于影视融资、投资的骗局是行业里近两年来逐渐冒出头的骗局,那么在影视行业中还有一类是生根已久、所有人都深恶痛绝的顽疾,那就是假数据横行。

汪海林指出,前几年,电影票房有票补,即互联网购票平台以20元价格出售50元的电影票,30元差价由票务平台补,以抢占票务市场。所以,一些流量艺人的影片可以靠粉丝经济撬动过亿票房。对此,汪海林分析说,中国流量艺人铁粉一般是两万人以上,兑换真实电影票两万人对应一百万票房,大多数流量艺人电影票房在2000万左右,即30万左右铁粉。《上海堡垒》最终票房1.22亿,剔除舒淇、江南等人的贡献,鹿晗铁粉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已是顶级流量。

目前受害者的主要质疑之处是在项目合同书中存在了“虚假宣传”,如果不是上面提到的一线影业参与、不是郑某和张某的主演,很多人是不会投资的。

巧合的是,就在前几天,上次被拍sir曝光的骗子又重出江湖,只是摇身一变成了拓影影视的人,电影项目换成了成龙大哥主演的《狂怒沙暴》。对方宣传拓影影视为影片的联合出品方,因而出让投资份额。

项目合同书

在此,拍sir就借以315之名,进行一场影视行业的打假。

韦德国际 3

上个月,徐峥、沈腾主演《奇幻恋人》众筹截止的消息满天飞,谣传愈演愈烈,引来两位本尊的辟谣;春节档,关于《飞驰人生》出让投资份额的消息也让片方头疼不已;早些时候,《人间喜剧》众筹、融资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也被官方辟谣。

突然有一个朋友问拍sir这个问题,如果她是学电影或者刚刚进入影业工作的朋友,拍sir一点不奇怪,但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公司职员,收入不错,但和电影唯一的接触可能也就是平日里看看电影而已。

尤其是前些年行业高歌猛进之时,大量资本和外来人员涌入,再加上行业自身发展过程中尚待完善的运行机制,使其充满了虚假繁荣的泡沫,也使得不法分子有机可乘。

“普通人别投电影”,这是拍sir长久以来对所有人的忠告,但通过此次对部分“受害者”的访谈,才真正了解和知晓电影投资骗局究竟是如何诓骗普通人(即非电影行业相关人员)进入“骗局”的。

打假之三:人设成高危面具

骗子虽然可恶,但傻子未必可怜!

当然,有此乱象,有关部门也不会坐视不管。诸如《电影产业促进法》以及各种行政通知、警示下发,在一定程度上也起到了震慑作用,不过成效几何,还有待观察。

以“误加”微信为契机,知晓“受害者”本人具备一定的投资和资金数额,用大部分人对电影行业不了解,“报喜不报忧”,全挑成功项目来诱导投资者,使得一部分投资者成为一些“烂尾”项目的接盘侠,最终将风险部分转移。

打假之一:电影诈骗屡禁不止

电影产品的“溢价”是属于行业的潜规则,一般都是见于制作方和出品人相互讨价还价的利润空间。当然也会存在出品人将项目二次转手时,正常的利润上浮,极少有人会把项目做打折贱卖,这也使得原本成本不高的项目,几经转手后价格会变得让很多行业人看起来有点离谱。

塑造人设不难,难在维持人设。毕竟不是本来面目,难免会露出马脚。而一旦人设崩塌,卸下了虚假面具的明星本人,就成了网友群嘲的对象。

韦德国际 4

又是一年一度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

韦德国际 5

而事实上,这种涉嫌融资诈骗行为在法律意义上,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我们更应当提高警惕,不让骗子得逞。

所有做生意的人都会规避风险,都有自己把风险转化和转嫁的方式方法,将电影项目溢价这可能是大部分“骗子”一贯的伎俩,但对于投资者而言,风险的防范意识淡薄是骗子有可乘之机的重要原因。

于是,换着花样为票房注水成了圈内人心照不宣的套路。无论是锁场、退票门等事件频发,还是片方买场、填场等小动作,一切都是为了好看的票房。

作者 / 吕世明

行业弊端是根本,仍需同志努力

但令人惊叹的是,不知什么原因,在中间人的斡下,部分投资者便投下重资,毕竟相比股票、期货、债券和基金等,电影项目很多都是有据可查的,甚至可以在相关网站上获取到相应的信息。

而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16年买收视率的价格是每集30万至50万元,两年时间涨到了90万,其利益之丰厚让人难以置信。只是,针对这一点,即便有关部门言辞凿凿,势要整治,但毕竟牵扯利益太大,要想动这块奶酪,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所以这些“受害人”被加微信更多都是通过了电话,毕竟现在一个人的电话可以查到太多的信息,可惜拍sir太穷,淘宝200还得花呗考虑一周,怪不得大数据把拍sir过滤掉,在一些骗子眼里,“穷人”没啥油水,不值得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然而,颇为讽刺的是,之后蔡徐坤央视的热搜下面却都是粉丝一水的控评,内容和其做慈善有关。可想而知,微博热搜的被收买程度。

韦德国际,影视投资,全民皆要提高防范意识

更蹊跷的是,对方出示的对公账户名为上海呱果影视文化传媒。拍sir通过天眼查查阅,并没有查到拓影影视和呱果影视的关联关系,为何两家会共用一个收款账户?在拍sir一再追问之下,对方只称两家同为联合出品方,这么不见外,拍sir也是第一次见。

韦德国际 6

总而言之,只要有利可图、有空可钻,他们就不会收手。而跟他们过手久了,基本也可以摸清他们的惯用套路。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中国内地电影制作水准越来越高,所有人对中国电影都有较清楚的认知度,骗子得手的机会自然会消失。

事实上,人设崩塌之下,只是艺人本真的原形毕露。比如,娱乐圈还有一类喜欢营造痴情、专情,或者雅痞大叔的人设,最终都被自己给作死了。近段时间最为轰动的当属吴秀波,不仅相关影视剧无法正常播出,连已经录制完成的综艺节目都剪掉了出场镜头,让吃瓜群众再一次领教了后期剪辑的实力。

日前,针对不同群体,总有“骗子”使用不同手段来诈骗,这可能也是因为我们的防范意识不强,存在法律上的盲区,仅让父母不去买理财和保健品已经不够了,让身边所有人都能够有正确和健康的消费和投资理念,才会尽可能减少各种上当受骗的几率。

比起电影投资骗局、数据造假等影视行业之假象,在与之相关联的娱乐圈,则更是以假乱真之处。诸如塑料姐妹情、明星的绯闻恋爱,恐怕已经是吃瓜群众习以为常的戏码。

拍sir咨询了相关的法律人士和经济专家,大家也对该事情表示无奈,毕竟相比于其他经济案件而言,电影投资方面的诈骗数额不大,且在合同文本方面陷阱太多,极难定案。

其二为假收视率。相比之下,收视率的造假有过之而无不及。早在2016年,王长田就曾说过我们看到的所有电视节目、电视剧,可以说他们的收视率90%以上都是假的。而光线传媒退出电视节目市场,很大一部原因也是因为此。

更大争议在于,当有投资者在影片上映前按照合同要求提出退款时,之前热情的“中间人”消失不见了,直接找到公司要么是无人接待,要么是人去楼空,不过在双方签署的合同之中,甲方已经将一些问题和风险转嫁到乙方投资者身上,作为甲乙双方而言,投资者明显是处于了相对不利的一面。

一类是伪众筹,即以电影众筹为名,或依托于某理财平台,或以发行电影版票为途径,投资少,周期短,收益高,平均日化率超过1%。这类骗局,在去年上半年最为猖獗。一般受骗的多为外行人,由于普遍缺乏影视圈专业知识,对投资也是一知半解,但难抵手上有几个闲钱,碰到诱人项目,就想要一碰运气,往往就此而沉沦骗局。

韦德国际 7

鉴于此,才会出现乱象丛生的情况。以电影投资诈骗为例,就如某位圈内人士所言,有时候很难分清他们口中所说的关于电影投资权益的转让和真正电影溢价转让之间的区别。因而,若遇上一些再高级点的诈骗说辞和手段,就算是内行人也难免会上当受骗。

不断被电影投资公司神话的一个项目是《泰囧》,也是传闻一个小老板用极小的资金博取近十倍的利润,但据爆料,这个小老板投《泰囧》纯粹是出于好玩,也没有特别强烈的盈利概念。

总而言之,只要数字的指标屹立不倒,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影视行业,假数据依然会有用武之地。

目前,受骗的部分群众已经在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报案,同时北京是地方金融管理局也已经受理,“受骗群众”更希望该事件最终能落实到“经济诈骗案”上,争取能够挽回大家的损失。

一种是伪FA,他们往往把自己包装包装成专业的FA(其实是中间商),谎称自己得到了电影出品方的授权,再将手上相关的电影份额转让出去。像以上的《狂怒沙暴》《飞驰人生》等影片皆受此害。

Ps:最后,由于案件依旧在处理中,拍sir也将影片和涉及公司、艺人,做了化名。假若看到本文的朋友,身边有遇到类似“骗局”情况,可在后台回复寻求帮助,我们会尽力帮助您。

此外,如票房、收视率、点击量等数据造假几乎成了常态化,且背后都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支撑。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想全盘端起,在现阶段并不现实。只能靠每一个环节的改善,以及所有参与人员的自觉。当行业肃清之风兴起,假象也必定现行。

拍sir对面是一个年纪在四十岁开外的中年人,看起来是属于社会的中产阶级精英人士,装着打扮得体入时,咋看都不像容易轻信别人和上当受骗的,他是本次事件中受骗程度中等的一位。

都说狡兔三窟,骗子也不会只有一个马甲。但明明去年十月就已被拍sir抓包,为何只是换了个title送上门来。拍sir思来想去,很大可能,这是公司的公用账户,相关业务员都可以经手。只要删了聊天记录,而新来的人并不知情,就贸然以为拍sir是老客户。

从拍sir对这部分的采访来看,他们其中不乏收入较高的社会精英,之所以他们是影投公司所要猎取的对象,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平日里有一些数目较大的资金和现金流交易,这部分交易所绑定的手机号码特别容易被大数据捕获,他们的信息泄露也是源于此。

其三为假点击量。去年9月,爱奇艺关闭前台点击量,以热度取而代之。当时热播的《延禧攻略》153亿的点击量,即显示为9773的热度。这一举措,被认为是与唯流量论的对抗。此后,优酷也宣布关闭了前台播放量。

“你们都是做什么工作的,收入如何?又是如何接触到常人无法触及到的电影投资项目呢?”

可以看到,不管是哪种方式,他们一般会寻找那些有名导、名演员、有名气的项目下手,不限上映与否。像徐峥、黄渤、沈腾,是最常见的碰瓷对象;而像《战狼2》等高票房项目也常在名单之上。

因为外行人抵御风险的能力很差,受不了投资失败,但电影行业是一个特别强调分担风险和伤害的行业,这对于普通人是难以想象的。

试想想,对于一些需要流量的明星而言,几万块钱就可以造成红至出圈的假象,何乐而不为?也正因此,只要有需求,微博热搜就有存在的市场价值。

用“微信错加” 与圈外人士搭线,“报喜不报忧”忽悠超60%回报率

尤其是影片上映之前,刷评分也逐渐成了宣发的常用手段之一。比如,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的一个5星的刷分5块钱,甚至可以保证5000元提高0.1分;此外也有不到7.5分不给评的控评手段。

即便双方对簿公堂,就目前的合同文本来看,投资者的所能掌握的有效和有利证据也不多,这可能是目前绝大多数金融投资公司和电影皮包公司敢于用合同来“智商碾压”投资者的仰仗。

其五为假热搜。水军攻占的阵地不只是豆瓣等评分平台,微博更是水军猖獗之地。几乎在每条买来的热搜之下,均可见水军身影。就在前不久,蔡徐坤发布新歌视频转发超一亿,被央视点名批评,称人为操纵流量,转发点赞均可作假。

早期的电影项目的确会通过“众筹”来向部分公众来募集资金,这里最成功的两个项目便是《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但对于大部分观众而言,为这两部影片买单更多是一种情怀,而不是为了盈利。

其四为假口碑。有票房、有收视率、有点击量,那就得有与之相匹配的口碑才行。而当口碑能够量化为评分,假口碑的产业链也就随之而生,其中最为著名的大概是豆瓣水军。事实上,豆瓣、猫眼、淘票票,有评分体系存在的地方,就有可能存在假口碑。

按照常理来说,普通人是很难接触到电影投资项目的,更不用说去参与到电影投资,之前也有媒体、包括一起拍电影也曾经揭露过不少电影投资的骗局,但这些“受害人”是如何进套的,一直都是迷。

而热搜的价格,也分不同等级。在拍sir综合多家报价来看,基本要想进入热搜榜,价格在2万以上;而要进入热搜前三,价格则在4万6万不等。

根据“受害者”的透露,人去楼空的xx影业,目前只不过是换了一个马甲,但仍然拿出了两个其他项目,整体模式仍然和之前的项目一样,都是估值1.6-2亿,他们也同样持有一定比例的分配权,只不过受骗上当的群众要换一波了。

其一表现即为假票房。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影视行业是一个以数字看成效的行业,毕竟600亿的票房比9分电影更直观。尤其是在前些年唯票房论盛行、票房以每年30%速度疯狂扩张的时代,所有人都在为票房数字奋斗,忽略了影片内容的打造。

目前经常在朋友圈可以看到类似,这样的文章:标题是《电影投资成新风口》或者山东一女孩3万元投资《xxx》(一般是《战狼2》或者《我不是药神》)回报150万元。文内一般会配以国家对于电影行业的扶植政策,近几年电影票房的增长数据,最后加上一个即将上映的大片项目资料和一个不知名项目,告诉大家这是一个投钱的好机会。

还是同样的套路,只是这次收钱来得直截了当。只需1150元就能买到一份投资份额。至于这一份究竟占多少比例,对方始终没有明说。为此,他还出示了唐德影视的授权合同以证明自身。然而,这份都没填完的合同,明眼人一看就是假的。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像这样的“诈骗”算中国电影难以解决的顽疾,项目总是在不同公司手里倒来倒去,价格也随着滚雪球一般的上涨起来,谁也不愿意做最后一个接盘侠,影片几乎不会在市场上有所回报,那么如何把风险转嫁到其他人身上便成为“骗子”所要考虑的问题。

而具体报价,有20元刷1万的、也有2000块刷2000万的,价格不一,主要根据平台大小来定,而这几乎也成了业内的明规则。有数据显示,网播剧的总体注水量高达六七成。

值得大家警惕的是,大部分人被加微信都是通过通讯录查找方式,这也表明所谓的“骗子”是真实掌握了这部分人的电话和一些相关信息,因为所有“受害者”她们在某些方面上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

从以上这三大方面,可以看到影视行业的弊端所在。在很多人的既定印象中,影视行业光鲜亮丽,遍地是油水,也正因其有利可图,才让那么多人能够钻起空子,弄虚作假,甚至违法犯罪。

对于大部分早期众筹概念的电影投资,是基于了市场不健全的时代下,但电影市场开始逐步走向正规之后,电影项目其实对公众都是远离态度,大家宁可自己有风险,也不愿意把利润让给行外人。

当然,收买好评之外,黑水的竞争更加激烈,而这往往出自两部同档期影片的利益相关方。今年春节档的《流浪地球》后期就疑似被差评围攻,评分从8.4降到了7.9,此举也引来了豆瓣的官方回应。不过,就像大多数无疾而终的争辩,到最后水军依然猖狂,而受此影响的影片也无计可施。

加完用户微信之后,影视投资公司通常会用一个所谓的企业号先和用户沟通,然后会借助一个所谓的中间人牵线搭桥,毕竟对于一些人而言,从天而降的回报率高达百分之六七十的项目,大家还是半信半疑。

究其缘由,这和目前国内影视产业的发展现状有关。自2002年,《英雄》开启国产商业大片时代以来,伴随着电影产业市场化改革,其快速发展也不过十几年时间。因而,行业的规范化有待完善,行业的运行机制尚在建立之中,与行业相关的专业人才培养也尚在匹配之中。

要求退款“中间人”消失

而假收视率再次占领舆论高地,则是源自去年电视剧《娘道》的导演郭靖宇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其爆料被威胁买收视率,否则电视剧不予播出。而购买收视率的价格是90万一集,不保证排名。80集的戏,意味要花7200万买收视率,而《娘道》卖给电视台才130万一集。

不用猜都知道,她陷入了电影投资骗局,很多看起来精明无比的年轻人和中产阶级,目前正乐此不疲地参与到各种电影投资中去,其中不乏有投入巨大,甚至抵押房产的。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作为明星,可以选择不营业,但不能不敬业。即使是虚假的人设,若是维持好了,也能成真。毕竟,若纯以大众消费而论,人设才是产品的价值,并非本真。

“出品人与联合出品人有什么区别吗?”

打假正当时。

这也促生了大量的短期公司,用各种方式方法进入到电影后期推广环节之中,用较低的成本获取到电影的部分权益,再把这部分权益溢价切割给投资,将风险转化到投资者身上,在此其中赚取高额利润。

而在此之前,同样喜欢炒学霸人设的靳东,很长一段时间也成为网友拉出来调侃的对象,但好在其没有假学历,充其量只是喜欢装,两者性质不同。

但值得玩味的是,目前在猫眼电影专业版APP、灯塔专业版APP上,该影业的名字没有出现,但时光网影片的介绍页面上,此影业的出现影片制作公司的列表中。

事实上,以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崛起为标志,彻底改变了国内网播市场的生态,也滋生了假点击量的温床,动辄几百万、过亿的点击量,让人瞠目结舌。对此,《人民日报》也曾痛批这一现象,全球人口不足一部剧的点击量也算是国内特色。

同时,根据影片投资合同来看,该片主打的领衔主演是男性艺人郑某和女艺人张某,但根据看过影片的观众反应,张某的戏份甚至没有四五线女艺人的徐某多,说是影片的主演有点牵强。另外在合同书正面,也标明了影片的投资方有一家国内一线电影公司参与,但影片的公映许可证上,此影业名字却已经消失。

而其实,早在拍sir去年10月进行调查之时(《战狼3》《羞羞的铁拳2》被碰瓷融资诈骗?|
电影诈骗调查),那些骗子就已经盯上了以上项目。

成本N次溢价、合同陷阱连环、

其中,既有以众筹之名的电影投资骗局,也有票房、收视率、点击量等假数据横行,以及近段时间频频被爆的人设等假面具现行。

其实也有部分投资者在影片上映前,也看出项目的不堪,直接提出撤资,并愿意承担违约金,但最终都不了了之,没有人接手处理。

甚至有业内人士称,现在没有哪部影片敢说自己的票房不含水分,区别只在于多少。

韦德国际 8

而其中有一类,则是堪比皇帝的新衣的明星人设之假。事实上,在还没有发明人设这个词之前,关于人设的概念就已经存在。在大众消费偶像之时,往往会带有某种形象的假设和期待,而经济公司往往也会根据艺人自身特点,结合市场期待,把艺人明星打造成某种类型的偶像。

之后,拍sir问了影片的发行方和该影业的相关朋友,大家均表示,这部影片后期已经和以上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从发行通知、影片的出品人出品方联合出品方已经完全脱离了联系。

舆论反应之大,教育部也为此专门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回应翟天临学术不断事件。由明星人设之假,牵涉领域之广,这也是第一次。

“我们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年龄一般集中在25岁到45岁之间,有一些是企事业主,还有一些会做一点小买卖,甚至我们其中还有执业的律师等等,总之人员的构成还是比较高端的。”

但就是这部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烂片”,在投资方的合同中却被高额“溢价”,根据“受害人”所提供由影片投资方之一“新疆xxxx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所提供的合同,影片的估值达到1.67亿人民币,且不含宣发费用。

不过,根据此次“受害者”的情况来看,大部分投资者每年看的电影数量太少,对电影市场缺乏基本的认知,但身边也会有一些经常看电影的配音,当这些朋友看到所谓的合同之时,肯定会质疑为什么这样的影片会被估价到1.67亿。

本次“受害人”所参与的电影项目是不久前在内地上映的影片,这部内地和香港合拍的影片在今年上半年上映,仅仅取得了1000万+的票房,片方的分账收益也只有400万左右(根据猫眼APP专业版数据)。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