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仅仅是给予了一些资源与细节处理上的支持。姜朋说。对于这种近乎褒奖的评价,《白蛇:缘起》的导演之一黄家康告诉记者,就技术水准而言,团队是有信心优质而高效完成的,但长远来看中国动漫电影的未来发展,更多动漫电影人的创新意识还需提高,也许这才是动漫电影做出来的核心。

《白蛇:缘起》在白蛇传的基础上有所创新,讲述了白素贞在五百年前与许仙的前身阿宣之间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目前电影票房已经过4亿,电影口碑也不错,豆瓣评分7.9分。

此次与《白蛇:缘起》的联合出品的华纳兄弟副总裁姜朋承认,这部充满浓郁中国风的动漫电影,在创意阶段,无论是故事内核,还是分镜头的细节设计,一开始就吸引了他们。诗情画意的水墨山水场景,灵动虚幻的法术设计,以及高水平CG技术完成度,让它成为了一部完全可以与海外动漫电影比肩的动漫电影。

《白蛇:缘起》海报

中国动画市场需细分受众 破圈前要先建圈

我相信每个中国人都了解白蛇这个传统IP,基于我们对内容的理解,我们很容易去沟通。所以在创作的时候,我们团队觉得这个笑点不好笑,假如这个很感动,可能会更接近观众。所以,我们本地题材的好处就是可以更靠近观众。黄家康认为,很多年轻观众也很期待中国传统题材的故事,但是并不是把原著走一遍,而是根据现有的价值观做一些改变。因此未来在创作上,他们也会向这个方向发展。

与国际接轨 文化内核中普世价值观输出引发共鸣

核心提示:“《白蛇》是中国传统的一个爱情故事,我们希望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一些东西把它发掘出来。”14日,动画电影《白蛇:缘起》研讨会在京举行。导演赵霁说,他希望讲出来的故事能够有年轻人喜欢,所以一直在想怎么把白蛇这个老故事找到一个新视角。

电影《白蛇:缘起》的39天公映后,片方并没有申请延长密钥,而是一边官宣将于2月18日停止公映,一边提出将在今年年底推出《白蛇:缘起》3D版,随即《白蛇:缘起》续集也被提上议事日程。与此同时,据记者从华纳兄弟了解的情况看,该片的海外发行也在紧锣密鼓进行,目前,已有多个海外版权方表现出对该片的兴趣,我们正在积极对接。制片人崔迪说。

十几年前,很多人问我对未来中国动画电影的看法是什么?我回答的很简单,我说充满了期待,充满了希望。大家问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就基于一点,我在高校对于这帮孩子,对于他们的判断,对于他们的认识,对于他们的发展,我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廖祥忠表示。

不盲目追逐好莱坞大片,细分观影受众、全国电影票房突破600亿,2015年的《大圣归来》凭借超高口碑,最终斩获近10亿票房,成为迄今中国电影市场上成功的动画电影之一,自来水的口碑发酵,合家欢的体量让人们似乎嗅到了中国动漫再崛起的味道。但同为动漫人的米粒说,与拥有百年观影习惯的北美电影市场相比,这一切仅仅是刚刚开始,中国动漫人对细分市场影像作品的踏实、持续地创作,才能支撑起最终成熟动漫电影市场的形成。

《白蛇:缘起》海报

每个人都在提破圈,但我们的圈子建起来了吗?张进认为,对于中国的动漫电影市场,更重要的还是要大家齐心协力,先做好不同类型的作品,而非一味追求所谓的破圈。就二次元、成人向而言,通过《白蛇:缘起》的试水让大家看到了,在中国电影市场上会形成另一个主流观影人群以95后、00后为代表的年轻人。

《白蛇:缘起》海报

从2015年的《大圣归来》到2019年的《白蛇:缘起》,当人们在为中国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斩获近40亿票房满心欢喜,为其冲出国门深受好评感到骄傲时,中国动漫人也在做着不懈的努力与新尝试。我们希望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一些东西把它发掘出来。尝试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和视角讲好中国故事。《白蛇:缘起》的导演赵霁坦言这就是他们创作该片的初衷。

《白蛇:缘起》导演黄家康也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他在香港长大,接触国外的动画比较多。但他发现,很多人对国外的文化不太了解,没办法完全理解电影中的剧情内涵。因此,当他在做一个传统故事的时候,他发现对于创作者来说,内容是很大的优势。

从40时代中国出品的首部动画片《铁扇公主》,到60年代的《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中国动画电影曾有无数经典影像在国际动画舞台上收获盛誉。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孙向辉认为,中国的传统动画特别像艺术品,这是它吸引世人目光的重要原因。

韦德国际,这个影片还有一个特点,获得了不同层次观众的一致认可,普通观众的满意度评分85,专业观众评分是78.4。在专业观众评分里边,它只比两个偏低,一个是《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一个是《功夫熊猫3》。孙向辉说,无论从它的艺术性,或是从整个市场对它的反响来说,她都觉得在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70人的团队,预算一千多万美金,制作成本却不足好莱坞动画电影的1/20。追光动画联合创始人于洲透露,这就是《白蛇:缘起》的幕后创作的实际情况,我们的团队很年轻,基本上都是80后,每一帧的画面都百分百出自他们之手。

研讨会由中国传媒大学、中国电影资料馆、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追光动画、华纳兄弟主办,卓然影业、《当代动画》杂志承办。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孙向辉,传媒大学校长廖祥忠,动画学院院长黄心渊,音乐与录音学院教授王铉,研究生院副院长贾秀清,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院长张歌东,电影频道总编室主任董瑞峰,追光动画联合创始人于洲、袁野,《白蛇:缘起》导演黄家康、赵霁,制片人崔迪,华纳兄弟副总裁、中国区电影制作负责人姜朋,华纳兄弟动画项目负责人杨旭等业内专家和主创团队到场并分享讨论。

《白蛇:缘起》并不是要讲一个人人都知道的故事,而是要在这个基础上,创新出一个更多年轻人喜欢的新故事。《白蛇:缘起》的另一位导演赵霁认为,追本溯源,尊重史实。从无到有,从手绘开发189个人物角色,到1510个镜头,13个CG场景的搭建与制作,在唯美的中国传统民间传说中,衍生与讲述一个成人向、年轻化、二次元故事是他们的一次大胆尝试,而中国电影市场某种程度上用票房与自来水力量的加持,向他们证明这次的冒险是值得的。

此外,电影文化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左衡,《当代动画》杂志副主编、编审张文燕,卓然影业CEO张进,卓然影业副总裁谢轶也到场并参与讨论。

制作水平已可比肩好莱坞 创新意识仍需加强

中国动画的希望来了!在廖祥忠看来,《白蛇:缘起》能够起来,这是必然的现象。一是大家赶上了好时代,二是因为有很多的追梦人,有很多的公司奋起直追,才有了现在。

为讲好故事,《白蛇:缘起》的制作公司追光动画花费了3年时间,这与8年磨一剑的《大圣归来》如出一辙,时间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却让我们学会了静下心来搞好创作。此外,走过六年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原始时代》亦在票房上突破上部(达6.5亿),刷新了属于自己的新纪录。

《白蛇》是中国传统的一个爱情故事,我们希望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一些东西把它发掘出来。14日,动画电影《白蛇:缘起》研讨会在京举行。导演赵霁说,他希望讲出来的故事能够有年轻人喜欢,所以一直在想怎么把白蛇这个老故事找到一个新视角。

由中国民间传说《白蛇传》改编的动漫电影《白蛇:缘起》,公映39天后,在2月18日凌晨圆满收官。据猫眼票房专业版显示,截止到当日24时,其全国总票房突破4.4亿,豆瓣口碑评分8.0,
成为2019年首部口碑过8的中国动漫电影。

孙向辉称,他们连续几年做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而在2019年春节中,《白蛇:缘起》在观赏性方面位于各档期的第三位,在整个历史调查的24部动画影片中居于第一位。

那么,2019年,将会成为中国动漫电影的崛起之年吗?中国动漫电影能否在新时代找到新的发展契机吗?为此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和思考。

植根中国文化,放眼世界。就是我们中国动漫今后要走的路。中国传媒大学校长廖祥忠说,我们赶上了好的时代,这是综合国力的体现。通过这些年的不断发展,年轻电影人的不断涌现,证明了中国悠久的历史与深厚的文化积淀是动漫电影创作的源泉。任重道远的创新之路上,2019年的确是一个新的开始。

在张进眼中,现在的中国动漫市场还没有对观影受众进行完全的细分,以《大圣归来》为代表的合家欢我们现在基本上没有特别成功的;以低幼大IP为代表的《熊出没》属于一种刚性需求,目前已逐渐成熟;但以二次元为代表的,类似《大鱼海棠》这种少之又少。

《白蛇:缘起》在吸收中国美术精髓基础上,将最具有中国特色的诗歌意境之美融入其中,传达着独有的知情至善的东方传统文化价值观同时,以鲜活灵动、唯美超脱的叙事手法,通过动画的形式表现出来。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挖掘有意思的故事,最大程度地发挥想象力,用普世价值观引发共鸣,其实是我们最开始就想做的。赵霁说,这是一部探讨人性与爱的故事,而只有这些才是可以跨越时空的长河,被人们永远记住的。

二次元、成人向的创作方向,一直有人在尝试,但耗资8000多万成本创作尚属首次。作为《白蛇:缘起》的联合出品方、发行方卓然影业CEO张进承认,这是一次巨大的冒险,在发行与营销的过程中屡屡受到非议,但我们并不生气,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是爱这部电影的。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